返回列表 发帖
查看: 2244|回复: 1

[同人文] 雪境的歌谣 第三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 14:31: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心动ID52842724 于 2017-12-4 11:35 编辑

正文:
第三章 耶梦加得的抉择(上)
空中傀儡的飞行速度增快了许多,耶梦加得怀疑毕尤是否有些新发现,他顾不及刚破冰而出的女人,急速离开了冰河,几个纵跃在屋顶之间掠过,朝马戏帐篷的方向奔去,留下克里斯和破冰而出的女人在冰河的一旁。
克里斯不敢看那位白金般的女人,他感觉自己的双颊在发烫,心也砰砰地跳。“您好,请问您为何会在冰河里?”克里斯说完就后悔了,他太唐突佳人,对方肯定是被什么邪恶的魔法封印在冰河里。
女人略有戒备地看着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克里斯紧张地双手握拳,他的心中氤氲着一股微妙的感觉,不管是面对共和国里娇媚多情的女歌手,还是王爵权贵貌美又富有的千金们,都从未有的感觉。“女士,我……我想说,请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只是想帮助你而已,你会说话吗?“克里斯说完更后悔了,他一定今天没有带脑子,一直不停地说错话。

女人低头露出她光洁的颈脖,提着她的长裙,踩着冰河上的浮冰,从河面走到河岸的草地上,张开口对克里斯说了第一句话:”是的,我会说话。“冰美人的声音,比她的外貌要温暖,她站在克里斯的旁边,看着克里斯窘迫的样子莞尔一笑。
克里斯被她的笑容打动,他浮躁的心静了下来,变得好像大海里的一滴水,找到了自己理应的归属和流动的方向。”那么,女士,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吧。刚刚那个人非常危险,我们躲开他,让我带你去一个舒适的地方。“


“刚刚的人,是耶梦加得……是我的朋友。”冰美人显得心事重重。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克里斯的脑袋里”嗡“一声响。他知道耶梦加得,经过了艾尔帕兰的灾难以后,大陆上没人不知道这人——蛰伏在黄金时钟里的瘟神,召唤了古代巴风特试图建立月桥解放魔狼芬里尔,为艾尔帕兰带来毁灭性灾难,最后却与艾尔帕兰的守护者一起击退了环形梦魇,保护钟楼后拂衣而去。这件事从艾尔帕兰传到了共和国,经过了无数吟游诗人和故事人添油加醋,变得神乎其神,克里斯也是因为想了解更多的内幕消息,从家里专门跑到艾尔帕兰凑热闹。

耶梦加得是古代的神祈,是身躯可以环绕世界中庭一圈的巨蛇,也是邪神洛基的小儿子。克里斯没有想到,这个神秘的游历人居然就是传说中的耶梦加得,而这位让他神魂颠倒的女人居然是耶梦加得的朋友。
克里斯结结巴巴地询问冰美人:“如果您是耶梦加得的朋友,那您是……是……?”
“吉尔达,我是吉尔达,我只是神域里一个边缘之人而已。“吉尔达四处观察,看着姜饼城漫天的雪花,眼睛里有浓郁的哀伤。
克里斯听到她说的话,尚未萌发的爱意被扼杀在摇篮里,他知道这位美丽的女神,更认识她英明神武的丈夫,他向吉尔达行了一个最郑重的大礼。”尊贵的女神,没想到能在姜饼城见到您,这是我永生的荣耀。“
“你认识我?有趣,人类尚能登天的时候,认识我的人都非常少,毕竟我并不值得信仰”
“那是他们无知愚昧,我知道您与太阳神的爱情故事,也知道诸神黄昏之际太阳神英勇的举动。”
“诸神的黄昏?英勇?呵呵,那只是一场愚蠢透顶的战争,而弗雷也不是为了英勇才出战。他只是一位温柔的丈夫,希望保护自己的妻子。我善良又勇敢的丈夫,死于众神与巨人无限的欲望,尽管他是太阳,也无法驱除整片神域的阴霾。“吉尔达的眼中有点点的星光。

吉尔达毫不隐瞒地表现出对神族与巨人的战役的抵制情绪,还有对太阳神弗雷的留恋,克里斯看着她眼睛里欲滴的泪水,以为她会放声大哭,他甚至想好了怎么安慰这位看上去柔弱的女神。可她只是抿着唇沉默了一会,似乎在压抑自己的情绪,没过多久她就平静下来。
没有任何神族是娇弱的,他们被赋予了绝对的力量,也养成了足以承担这股力量的精神意志。
吉尔达用她高雅的音调对克里斯说:”耶梦加得居然出现在这里。你说他很危险,你知道他来这里要做什么吗?”
“他和另外一些人,他们都是冲着伊米尔之心的碎片到这里的。”克里斯诚实地说。
“有意思,为了巨人**的碎片,哼……那你呢,年轻人,你也是为了这枚碎片吗?”
克里斯连忙摇头。”不,我的女神,我是被耶梦加得强迫留在姜饼城的,我原本只是想离开家到处逛一逛,我跟父亲还有哥哥的关系不太好……“克里斯想滔滔不绝的说下去,不知道为什么,他想把自己所有的委屈都讲给眼前人听,他低着头感觉眼泪从眼睛里往外冒。
一只手伸到克里斯的面前,一道洁白的星光从那只手的手心里绽放,这道光芒安抚了克里斯悲怆的内心。”别难过,人类。他们都想要伊米尔之心的碎片,而我知道碎片在哪里,不能让他们拿到手!“那只手握紧了,星光被捏成零碎的光,消失在夜空中。
克里斯抬起了头,看着吉尔达蔚蓝的眼凝视着他,听见对方郑重地问:”你愿意帮助我吗?“

耶梦加得坐在马戏团的房梁上,观察着马戏团帐篷里的情况。他看见那个邪恶的小丑正操控着一些孩子们残破的灵魂,在马戏团的舞台上表演一些”精彩“的节目。台下,是一群孩子如痴如醉地观看着表演。这副扭曲的光景,让耶梦加得有些恶心,他闭上眼静静地等待着,听着台下一波又一波孩子们的笑声和台上孩子灵魂绝望的呐喊。
荒谬。
灯火熄灭,舞台谢幕。
等观看表演的孩子从马戏团帐篷里离开后,耶梦加得才睁开了他的双眼。毕尤出现了,她从舞台后方的铁笼中现身,手里像拎着一只鸡一样拎着一个小女孩。“看看我找到了什么,一只偷偷摸摸的小老鼠。”
“放开我,你这个老太婆!”被拎住的小女孩恶狠狠地对毕尤说,手舞足蹈地,想挣脱毕尤的束缚。
“啧啧啧,真是没教养,你还是乖一点点吧,让我想一想……我觉得玩具士兵很不错。”毕尤捏住小女孩的脖子,轻轻一掐,小女孩停止了挣扎,她的脑袋没有了支撑,歪倒在毕尤的手上,四只无力地垂在空中。
毕尤开始施展她的傀儡巫术,她从地上的箱子里取出来一个人形小大的玩具士兵,轻柔地把玩具士兵横摆在桌子上,生怕碰坏了。她一边把小女孩的灵魂从她的身体里抽取出来,一边像唱歌一样轻松惬意地哼唱着咒语。她一只手抓着小女孩的灵魂,一只手拿着封印灵魂的尖针,刺穿小女孩的灵魂,把她的灵魂缝进玩具士兵里。每刺一下,小女孩的灵魂就发出痛苦的哀嚎,毕尤听着她的哀嚎声非常高兴,她得意地缝上最后一针,而女孩灵魂的叫声也戛然而止,空气里只剩下死寂的安静。

小丑看着毕尤的所作所为,他的身体一动不动,却从眼神中流露出嫌恶和恐惧。
毕尤一脸慈爱地看着她刚刚制作的玩具士兵,她摸了摸玩具士兵的头说,“现在可真乖呀,你就叫小坚果吧,以后要乖乖为其他孩子表演哦。”
玩具士兵听话的从桌子上爬起来,踉跄地走到马戏团其他玩偶的身边里,与黑暗中沉默不语的其他玩具一起融为了一道背景。
毕尤走在马戏团的帐篷里,她对小丑说:“这样还不够,只有这点小孩子愿意留下来,远远不够。如果希望从那个死老头手中抢走伊米尔之心的碎片,我们需要更多的孩子,制造更大的慌乱。只有等到那个时候,那个死老头慌了阵脚,我们才能拿到碎片!“毕尤双脚点地,跳到桌子上躺了下来。”希默梅思大人肯定会夸我的,她会温柔地抚摸我的头,然后对我说我是她最棒的属下,哈哈哈哈哈哈,芙蕾雅女神也会好好奖励希默梅思大人的,也许希默梅思大人会成为女神最高的祭祀!真是太棒了!“

耶梦加得看着这个沉浸在美梦中的巫师,内心的怒火在燃烧!芙蕾雅的走,都应该死于绝望之中,变成最卑微的尘埃,和最下**的虫子。他决定直接解决这个愚蠢又邪恶的毕尤!
他伸出左手从虚空中抓出一团黑焰,念出古老的咒语将火焰分为三团,他略微弹指,指挥其中一小团火焰急速向毕尤射去。毕尤的反应比他想象的灵活,她看见火焰的瞬间就召唤了旁边一个小玩偶瞬移到她的面前,替她挡住了耶梦加得致命的攻击。玩偶从她眼前飘过,她看见黑焰灵活地钻进玩偶的身体,一瞬间就活生生把里面残破的灵魂烧成了灰烬。
这是直接燃烧灵魂的法术!
她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几个后翻,稳稳地站住,摆出适合攻击的姿势。“谁?!鬼鬼祟祟在做些什么?“她佯装找不到火焰方向,假装四处观察,脚底却微微加力向耶梦加得隐藏的房梁跳去,右手瞬间变为巨大的爪子向耶梦加得挥过去。
耶梦加得从她肌肉开始收紧的时候,就已经看透了她的目的,他从马戏帐篷的房梁跳下,并向毕尤射出另外一道火焰。毕尤不以为然地用她巨大的手抓住火焰。”偷袭的臭虫,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得手吗?“毕尤将她的巨爪握成拳,转换方向,向耶梦加得落地的地点攻去,她胸有成竹想把这个偷袭的臭虫撕成碎片。
突然,她的右手有尖锐的疼痛感,一团黑色的火焰从她手心开始燃起,烧尽她整个巨爪,因为疼痛,她的行动变得相当缓慢,耶梦加得轻轻一伸腿把她踢到墙上。毕尤撞在帐篷的墙上又滑落到地上,右手的烧伤让她没办法继续攻击了。
她心里盘算了一下,念出了魔咒召唤出好几个傀儡分身,一瞬间马戏团帐篷里挤满了黑衣的女人,每个看上去都很妖娆,而耶梦加得并不怜香惜玉,他手中最后一团黑焰朝最近的一个女人飞去,把对方烧了个精光!如果不是傀儡,自己已经死了,毕尤看的心惊胆颤。她一声令下,所有的傀儡四散分开,从帐篷的门和窗逃了出去。
“愚蠢的把戏!”耶梦加得冷哼一声,他眼神扫过旁边一动不动的小丑还有形态各异的玩偶们,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他跳出马戏团的帐篷朝毕尤追去。逃跑的毕尤和她的傀儡还没有跑远,他四处看了一下,用自己的神眼找到了毕尤的真身,这种无聊的把戏,也许能骗骗人类,却骗不过有着神眼的耶梦加得。

毕尤向雪原的方向奔去, 耶梦加得很快就追上了毕尤,他再次从虚空中抓出一团黑焰,这一次黑焰看上去大了许多,魔力在黑焰中跳跃,迫不及待地希望从桎梏中冲出来。
毕尤看着他手心中的火焰,觉得自己继续跑下去也只是徒劳,还不如拼死一搏。她从胸口抓出来一条黑色的项链,项链的吊坠是朵黑色的玫瑰,看上去华丽而神秘。她按住吊坠,口中念出了咒语,一朵巨大的黑色玫瑰从地上破土而出,把毕尤包裹花蕊之中。巨大玫瑰的根茎把藏着毕尤的花苞从地面上托起,浮在半空缓缓绽放了,花瓣从含苞渐渐盛放,然后凋零从花托上飘落,融入毕尤的右手里。
毕尤站在玫瑰花拖的中央,生命力从黑色的玫瑰花瓣传入她的身体,芙蕾雅的神力在她的身体里流动,她被耶梦加得烧毁的巨爪慢慢恢复了,重新从她的右手长了出来。”别以为你真的可以打败我,我可是希默梅思大人最得力的助手,你这肮脏的虫子,被我毁灭吧!“她在空气中摇摆着她的右手,好像想抓住什么一样,透明的丝线从她的手心垂下,带出来一个小小的傀儡娃娃,在风中摇晃。
同时,耶梦加得眼前裂开一条巨缝,一个庞大的傀儡从裂隙中挤出来,这傀儡跟毕尤右手控制的那个长得一模一样。
毕尤咬牙切齿地下达命令”邪骸,给我动手,杀了他!“
耶梦加得将手中的黑烟向邪骸丢了过去,这股黑焰打在傀儡的身上,陷入到他的肉躯里,让这巨大之物痛得捶地,激起了飞雪和冰沫在空气的漩涡里旋转。而黑焰并没有像烧毁普通傀儡一样烧毁邪骸,反而慢慢熄灭了。
”我的邪骸可是有芙蕾雅女神的祝福,狂妄的人类,为了女神的荣光,给我**吧!“看见对方的攻击没有生效,毕尤放下心来,飞雪淹没了耶梦加得的身影,她身处高位,等待对方自投罗网。

耶梦加得听到毕尤的话,恨意达到巅峰,如果不是芙蕾雅的诡计,他的哥哥芬里尔也不会被锁在月亮之上,对方狂妄的言语让他从内心想把对方剁成肉酱。他身体里属于古神的力量在翻滚汹涌地跳动,引起周围的雪与他能量产生了共鸣。
毕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对傀儡的操作感消失了,手中的娃娃从丝线上脱落向地面坠去,而地面上的傀儡直接倒在地上激起一阵雪。她的傀儡死了……而她不知道对方做了些什么,突然她的脚下开始崩塌,黑色的玫瑰花托崩裂了。
什么东西袭击了她的脑部,她从玫瑰花托上掉落在地上,一只脚踩在她的脸上,她的右脸贴着冰冷的雪面,被死死的踩住,她从左眼的余光中看见来者。神明特有的青白色皮肤,金色的瞳孔,还有火红的鳞片从银白色的头发中撑出来,把头发都照成了火焰的颜色。
耶梦加得!
毕尤认得这张脸,芙蕾雅女神曾降下神谕,指挥所有祭祀去艾尔帕兰抢夺黄金时钟里的伊米尔之心碎片,却被这条巨蛇打乱了计划,连女神都避其锋芒,让祭祀们放弃了艾尔帕兰。她知道这条蛇,只是对方怎么会出现在姜饼城?
从毕尤左眼里看见了自己的模样,耶梦加得的怒意在胸腔里翻滚,他伸出自己的手,戳进毕尤的左眼,使劲地搅和。
”啊啊啊啊!“毕尤的眼珠子被耶梦加得挖了出来,扯出了一些神经和血肉组织,毕尤疼的全身抽搐,而耶梦加得并没有解气,他拉住这个女人的手脚准备将她大卸八块,扔去松树林里喂熊。


旁边的玫瑰花拖发出一道柔和的光,将毕尤的身体覆盖起来,耶梦加得无法破除这道光芒的屏障,光芒消失以后毕尤的身体也消失在雪地里……







发表于 2017-12-29 12:19:30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第四章~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