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查看: 2450|回复: 1

[同人文] 生体实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 14:36:19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自百度贴吧
原作者:╃字JUN团牃

正文:
我的名字是安,编号03。
从出生起,我就没有关于父母的任何记忆。
长期居住于普隆德拉福利院,是的,这里的孩子年龄普遍在12-18岁,成年之后就会分配职业,天赋出众的会更早离开。
不过和我最要好的是小七,或许是我单方面这么认为。
小七是个孤僻的孩子,穿着一身破旧衣物,总是一个人蜷缩在角落,和她怀中的黑猫娃娃讲话。这样安静孤僻的孩子在福利院是不受待见的,可是,我却非常喜欢她。就像是黑暗中的微光,不耀眼,却倔强地给人不灭的希望。
我想要守护,这样的小七。

在节日的时候,大主教会来带领福利院全体诵读赞美诗,然后给每位住在福利院的儿童发放糖果——用红白相间的油纸所包裹着的。糖果吃起来甜甜的,让人感觉非常幸福。
因为糖果的数量有限,一些瘦弱的孩子所应有的糖果就会被活跃的人瓜分掉,我自然是争不过这些人的,所以我把自己的糖果递给缩在角落里的那个孩子。
“你要不要吃糖果?”我看着把头埋在双膝间的小七,试探着问道。
“……”没有反应。
“恩……”我看了下她左臂上的卡片数字,犹豫片刻,终于再次做出尝试,“编号07,恩,你要不要吃糖?”
那双瘦弱的肩膀终于有所反应,那孩子慢慢的把头从膝间抬起,露出清秀苍白的面庞,抖动着长而翘的睫毛,睁开了湛蓝色的双眸。
那双眼睛仿佛拥有看透人心的能力。
满眼迷茫,一脸冷漠。
或许太久没有和人交流,她沙哑着嗓子,和我说了第一句话:“我有名字。”

“我有名字。”
我尴尬的笑了笑,用力握紧手中的糖果,麻木地说着:“呃,那是什么呢?”与此同时,我的脑袋在飞速思考,这般冒昧地打扰一定会令人很不愉快吧,况且是被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不记得了。”
“嗯?”我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下意识的反问。
“我的名字……”蓝色的眼眸变得黯淡,声音压得更低,“不记得了。”
“那就先叫你小七吧。”我擅自做主地给她起了名字,然后把糖果放到她面前,笑道,“很好吃哟。”
她怯生生地看着我,最终伸手接过了我递的糖果。
小心地剥开了红白条纹的糖纸,把糖果放进了口中,片刻后,那唇角微微挽起一个弧。
我想,那大概是小七在微笑吧。
“那你叫什么?”
我愣了一秒,然后微笑地回答:“他们叫我安。”
仔细想来,我竟然也是没有名字之人。
这真是非常可笑的事情。
我把她扔在一边的糖纸拿过来展平放进口袋,非常完整。


小七对法术有着超乎常人的天赋,寻常人要练习数月的法术,她却只要看一遍就可以掌握。我虽然觉得欣喜,却又隐隐有些不安。
还好小七并不张扬,还是抱着她的黑猫娃娃,安静地蜷缩在角落。

后来有一天,我在她常待的地方却找不到她的踪影。犹豫了一下,像是受到指引般,跑到外面的树林深处,竟然真的看到小七的背影,瘦瘦小小却站得笔直。
“小七?”我试探着叫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晚上不能随便乱跑啊。”
小七转过身,我看到了她头上戴着闪耀的王冠,正中镶嵌的紫宝石在黑夜中熠熠生辉。她侧这头,左手唤出火焰,跳跃的火之精灵仿佛点燃了那双深海般的眸子。
“我是王,安。”小七声音清冷却很好听。
我被她严肃的样子逗笑了,走过去把她抱在臂弯里,她便顺势收了魔法,一瞬间周围被黑夜笼罩。
这么晚,她又穿得这样单薄,要是生病了可如何是好?
她重复着:“我-是-王……”
“好啦,我的王,我们该回去了。”我把她裹进厚实的披风里,又后知后觉地问道,“哎,你的王冠哪里来的?”
“……”她却不再回答。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黑猫雷蒙盖顿。”她给出了答案。
但是我却还是没有明白。



我没有法术上的出众能力,靠着体能的优势,准备转职成为剑士。转职的任务是击败魔化生物。
我看着其他人轻松走出来的样子,也不自觉放松了几分。
可是当我走进考场中,却看到黑压压密布着的魔化蝙蝠,几乎遮住了考场上方的灯光。
它们的眼在黑暗中连成了红色的线,黑色大口中两只锐利的牙齿锋芒毕露。
我却来不及做出思考,它们已经发动进攻。

怪物的数量太多,我顾及不到身体的每个地方,每次都会被他们锐利的牙齿撕碎出伤口,大量的血顺着伤口流到地面上,带走了体内的热量。
失血过多让我感到视线一阵阵模糊,脚下的地被我的血晕染的滑腻异常,我想要举起手中的剑反抗却力不从心。
我只好把剑倒立在地上,借此支撑着身体,贪婪地吮吸着空气,试图恢复体力。
脑子虽然一片混沌,却也格外清楚的知道--我大概是撑不过下轮怪物的攻击了。
为什么?
为什么?
恍惚间我看到小七哭的样子,她说:“救我。”
很奇怪,我从没见过,却又觉得格外真实,眼泪都不自觉的落下来。
我不想死在这里,我还想要保护她的,虽然看上去从没做到。
不过或许,她是不需要我的吧……

那些怪物携着风向我袭来,我却无力反抗。
可是等了很久很久,都没有预想中的疼痛。

我看到那些魔化蝙蝠被定格在离我很近的地方,一动不动,然后忽然间支离破碎,化成灰烬。
“你还好吗?”
循着声音,我看到小七跪趴在阴影边缘处。
“安……”大概是法术耗尽了力气,她声音格外虚弱,眼睛里却仿佛蕴藏着太阳,温柔又充满能量。
“嗯,我很好。”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
其实我很不好,失血过多让我变得冰冷僵硬,甚至无法站起来。可是我看她倒在地上,忍不住向她爬过去,这么短的距离我却花费了很久的时间。
终于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在怀里,因为我怕她躺在地上会冷,虽然我十分不确定现在的自己是否比这地板还要寒冷。
但愿不会吧。



我还是成功转职了。
我听着主教在上面诉说着关于“剑士的信仰和同伴”,那都是小七呀。
小七也因为资质出众破格晋升为魔法师,虽然我当然知道,她比那些魔法师要强得多。
可是她看起来并不高兴,站在人群里郁郁寡欢的样子,只有在看向我时才勉强得微笑一下,不过真的太难看了!
又没人逼迫她,干嘛要笑得比哭还难看。


很快她就要跟随小队去远方历练,那地方名字我是完全没有听过,什么鬼地方啊!

出发前夕,她抱着黑猫娃娃来找我。
“这么晚你还不睡,明天不是要早起的嘛?”我虽然在说她,心里却很开心。
她坐在我的床边,一本正经地说道:“安,你要少吃点。”
我满脸黑线,难道不是该嘱咐我好好吃饭的嘛!
“好好好,吃的都跟你一样少,脸色那么白!”
她却只是笑,又说起其他的话题:“哎,你觉得,安德鲁这个名字好听吗?”
安-德-鲁……这名字有点耳熟。
“还不错,这是谁的名字?”
“嗯……”她情绪好像有点低落,“以前朋友的名字。”
“……”
“如果以后,我以另外的样子出现的话……”
“魔导师嘛?”我其实觉得魔导师的服装和她很配。
“嗯……”她支支吾吾,“说不定呢。”
我苦着脸:“要不要这么打击我!”
她却忽然凑过来在我的唇角处落下轻轻一吻,如天使的羽毛拂过,却有媲美法术的威力,令我动弹不得,只能听到胸腔里**剧烈地跳动声。
她把黑猫娃娃丢到给我,丢下一句“帮我照顾好它”就转身离开。

是的,从此我再也没见过小七。



那只小分队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般,蒸发不见。
当不知是第几次被回复到“对不起,这个人我从来都不认识”的时候,我几乎崩溃。
我开始试图推测我患有精神疾病,而小七的全部都是我幻想出来的。
仿佛只有这样,一切才说得通。
也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假装不痛苦地继续活下去。
可是回到房间里看到那只微笑着的黑猫娃娃,自我欺骗的全部努力化为泡影。
你究竟去哪里了呢?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所有的痛苦都可以成为习惯,然后变得麻木,坦然接受。
虽然我从未放弃,却寻找不到一丝希望的踪迹。
好像我的希望在很久以前已经追随着那双安静倔强的眼眸消失不见。

我有了新的队伍,他们总是说我沉默寡言。
我只是笑笑却不反驳,其实,模糊的感觉很久以前的我不是这样子的。
为什么呢?
我想了很久才从记忆碎片中找到了小七,却发现我已不记得她的模样。
记忆力,竟已差到这般地步了吗?
那一天起,我开始记简单的日记,不必太长,只是至少每天写一遍“小七”,我怕哪天我会完全忘记这个名字。
虽然,无济于事。

我渐渐无比憎恶手中的剑,无力守护一切,要来何用?
只有用手中的剑刺穿敌人的胸膛,当炽热的鲜血喷射到我的脸上。
那一刻,我才觉得我还活着。



“安,这次训练任务完成之后你想要晋升成什么呢?”丽娜抱着她的圣经坐到我身边。
她是我的新队友,司职医疗。她曾说她以后要成为非常伟大的神官,为战斗在最前线的人们祈福。
我握紧了身旁的剑,没有看她:“还没有想好。”
当信仰不在,希望不在,甚至是根本没有守护的欲望……
那么我执剑的意义又何在?

我不确定我能成为合格的骑士,或许除了杀戮之外,我连作为剑士的资格都已消失殆尽。

这次的训练任务地点非常特殊,之前都是在普隆德拉附近的村庄,而这次却是在普隆德拉最中心的地下——我第一次知道这个地方。

虽然不知道全景,但是大概也可以猜测到这是个防守非常严密的地方,周围的墙壁都覆盖了一层最新研制的金属,坚固异常。
并且训练小队每个人进入的时候需要识别指纹,识别之后金属门会由正中开合,人员全部进入之后门会自动关闭。
虽然走廊延伸到远方,可是如此密闭的空间依然让人感到非常压抑。
丽娜大概是有些紧张,同一个祈福咒语一连念了两次。我看着她左顾右盼的模样觉得内心的某个角落忽然变得柔软,于是微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告诉她:“别害怕,大家都在这里。”
她抱以微笑,虽然那笑容多少有点勉强。


走廊的尽头竖立着五只半透明柜子,由于玻璃的材质和光线问题,只能大概看清五个人影。

我们这次的训练任务就是击杀掉这个房间里除我们五人之外的其他生物。

当玻璃罩子缓缓上升,栖身于玻璃柜中的五人终于露出真面目。

那一瞬间,我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剑。
巨大的欣喜和埋藏多日的思念在胸腔中奔腾冲撞,所有记忆碎片在一瞬间拼合完整,眼泪不自觉得滑出眼眶。
我由衷的感谢曾经祷告的所有神明,也愧疚于那些死于我剑刃之下的全部生命。
因为,我再次看到了小七。
我生活的全部意义和希望。

小七。


小七,她看上去有点不一样,头上戴着那支漂亮别致的王冠,穿着陌生又华贵的衣服。表情……似乎是更冷漠了些。
不过这没什么关系,她以前也是个鲜少微笑的孩子。或许是出了什么意外,丧失了记忆也说不定。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只要你还活着,一切都没关系。
哪怕没有记忆,我会重新介绍我自己,我会在边上默默守护你,等你恢复记忆或者等你再次对我微笑。对了,我马上就可以成为骑士,我会更努力,更努力的保护你。
只请你留在我可以看到的地方。


一支箭破空划过拉回了我的思绪,不过还好,它没有伤害到她。我几乎不假思索的转头揪起我同伴的领子,怒不可恕:“你在干什么!”
却发现其他人看我的眼神非常陌生。
丽娜合上祷告书,非常严肃地看着我:“安,你到底在干什么?!你忘记了我们的任务吗?”
任务?
“不……”因为激动我一时语塞,“对面…有我的朋友,这恐怕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克里斯整整被我揪乱的衣领,再次搭箭瞄准,声音充满嘲弄,“我可不知道什么误会,我只知道,完成任务。”



我用手最近距离抓住那只离弦之箭,锋利的箭刃带着强大的冲击力划破了我的掌心,鲜血顺着伤口遍布开来。
丽娜惊呼出声,反应过来后又立刻念起了治疗咒文。
“请给我一点点时间,拜托了。”
我想我此刻的语气比每次祷告时都更为诚恳。
没有人反驳我。

“小七。”我隔着一段距离轻声唤她,她却毫无反应,依然双目直视前方。
“小七,我是安,你还记得吗?不不不……”时间紧迫,我有些慌乱,“你放在我那里的黑猫娃娃,记得吗?糖果的糖纸,有印象吗?”我翻出衬衣兜里的糖纸举给她看。
她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却往前走了几步。
我以为她有所动容,下一刻却见她高举法杖,嘴唇微动。
我知道,她一定是在催动强大的法术,毕竟以她的资质,寻常法术几乎是瞬发。
可是我却不想阻止她,如果就此死去……如果可以就此死去的话………

那举起法杖的右手忽然从空中坠落,掉在地上。
隐匿多时的阿赛从后面用匕首切断了小七的右手腕。
“够了,安。”阿赛的声音从黑色面罩下传来,“看清楚,这可不是你的朋友。”
他再次出手,淬着毒液的匕首深深的刺进小七的后心处。阿塞残忍又利落得翻转手腕随后拔出匕首。
他把匕首扔到我的面前,冷然道:“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人。”

“小七”还是一脸木然的样子,好像感受不到痛楚,眼神混沌一片。后心处巨大的创伤让她无法站立,慢慢屈膝跪地,上身却保持僵直的状态。然后侧向而倒,不再动弹,头上的王冠顺势滑落到我的面前。
从她后心伤口处慢慢流淌出大片绿色粘稠的液体,弥漫满地。
丽娜弯腰干呕出声。
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我在那些绿色液体染脏王冠前,把王冠小心的揣进怀里。

是的,我的小七虽然时常安静又冷漠,眼睛却充满神采仿佛会说话,不像这般呆滞若傀儡。
她一定不是的一定不是的!
是我认错了!
是巧合吧!

一定是,我怎么可以把小七随便认错呢,她知道一定会不开心的吧。

我虽然在努力安慰自己,可是内心却被恐惧牢牢攥住,整个人都处在慌乱的状态。

尽管如此,靠着强大又优秀的队友们还是顺利完成了任务。

丽娜出来后首先把战斗外袍脱掉,显然厌恶到了极点:“那是什么怪物,居然是人的模样?”
不知是谁轻声回答:“谁知道呢?”

我却在心里有了另一种可怕的设想,不过那设想过于荒谬,我便没有说话。


我大概是太累了,回到房间连衣服都没换就倒在床上,伴随着做了很长的梦。
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慢慢拼合以扭曲的姿态一一呈现。
不过很奇怪的,我看到小七在哭,记忆里我恐怕是从未见过她哭泣。
她脆弱又无助地挣扎着,湛蓝的眸子里溢满泪水,她说:“救我,救我!安……”可是一瞬间她又变成那副安静冷漠的样子,歪着头看我,声音有点不耐烦:“安,该起床了。”
我又惊又喜:“哎,小七你回来了吗?”
“睡糊涂了?”她拍拍我的脸,“我去了哪里?”
一切都是噩梦吗?这该死的梦,我起身想要拥抱她,却——
“啊啊啊!你在干什么啊!早知道我不来叫你了,晋升仪式也要迟到,真是服你了!”
我知道这是丽娜的声音,这才是我的现实——没有小七的世界。
我的美梦被吵醒,所以心情格外烦躁。
“这是我的房间,谁让你随便进来了!?”
丽娜被我吼的红了眼眶,微皱着眉,一副非常委屈的样子,随手拿起我一直放在床头的黑猫,砸在我脸上。
然后跑出门去。

哎,真是…砸什么不好非要拿黑猫娃娃砸,砸坏了可怎么办?

我只剩下它了呀。


晋升仪式很无聊,尤其对于没有信仰的骑士来讲。如果小七可以回来的话,让我杀光这一城的**我都不会有所犹豫。

所以对于这样的我来讲,信仰、守护、坚持都显得非常非常可笑和多余。
可悲的是,至少在表面上我还要假装真诚,小七在的话一定会说我很虚伪。

不过呢,小七在的话,信仰就在。
那一切承诺和宣誓就是真实有效的。


回到房间,我倚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拿起王冠把玩,我记得小七有一个和它很像的王冠。
王冠的做工非常精致,通体布满细密又规则的花纹,正中镶嵌的紫宝石晶莹通透,显得高贵又神秘。
我细细的抚摸过冠体内外侧每一寸纹路,一段不规则的凹凸感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王冠内侧有一段字符,我凑近灯光下仔细辨认——
献给女王爱丽丝。

我想到当时小七执拗地重复着“我是王”,内心忽然觉得疼痛。
当时我还生怕小七是从哪里偷来的,她沉默了很久回答我——黑猫雷蒙盖顿。

我看向床边微笑着的黑猫娃娃。



仿佛是触手可及的最后一丝希望。

我摸索了一会,终于发现了黑猫缝合接口处隐藏的凹槽,拉链被完美的隐藏起来。
止不住激动的心情,手都有些不听使唤。
好笨,我早就该发现的!
小七让我照顾好它,也许背包里会有什么线索也说不定!不不不,一定会有什么很重要的线索!一定!

可是当我打开隐藏的口袋却有些傻眼,空空如也……也不尽然,有一团纸团。

展开来,皱皱巴巴的——正面印着编号07,反面被笔划的非常凌乱,只在纸片最后一点的空隙处,用非常秀气的笔迹工工整整地写着:我叫爱丽丝。



小七是爱丽丝,爱丽丝是女王。那么又是何处的王?为何会沦落至此?
为何她会没有记忆?
……
疑惑接踵而至,我却百般不希望小七和女王是同一人。
如果是的话………内心逐渐被不安牢牢占据,我几乎不敢深想下去。
不过不论如何,这是最后的希望了,弄清楚爱丽丝是何许人,也许,也许能再次见到小七。
哪怕是——她不会再对我笑了。

魔法之都吉芬。
吉芬地下有着秘密图书馆,传说自千年前就已存在,依靠魔法协会提供的能量,保存着近几千来的历史。

可是没有通行证的人却无法进入。

无法,我只得拜托阿塞帮我从图书馆管理员身上偷出通行证。
“如果有任何后果,都可推给我。”我虽如此保证,却也知道这要求非常强人所难,可实在是别无他法,只得一试。

阿塞的表情隐在黑色面罩下看不清,只是沉默很久,他问我:“你确定吗?也许……”
我打断他:“确定。”

“那么——拜托了。”



我毫不怀疑阿塞未来会成为出色的暗杀者。拜托他的事情在当天晚上就完成了。

于是我拿着管理员的通行证成功进入了吉芬图书馆,看着通天的书塔,真的非常头疼。

利用我那少得可怜的魔法感知力,去搜寻“爱丽丝”的名字,却一无所获。
有很多的“爱丽丝”,但是我知道他们都不是小七。

没有进展,我只好试着去翻普隆德拉王国编年史,小七大概不到15岁,应该是近几年的历史,是周围的什么国家吗?
书上记载着普隆德拉最初是由教会、王室、骑士团三股势力支撑,互相制约。不过随着时代变迁,王室的势力变的微弱,几乎成为空壳。

这本书的最后一页写着“因女王陛下年纪尚幼,无力理事,经教会上书,百团许可,故废黜,立新王。”


暗淡的房间一瞬间灯火通明,我听到大主教低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他说:“安,你太让我失望了。”话虽如此,他的语气却有掩饰不住的愉悦。
我没有反驳,闯入这里早就做好了被处置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快。

身后许多士兵把我制伏在地。

“我以神的名义逮捕**者。”大主教声音威严,却又在经过我的时候,用很轻的声音说着——
“很快就会见到你的王。”



我被带入了地下研究所,在这里,我终于再次看到了我思念的人,我的王。

她被装在盛满绿色液体的玻璃器皿中,安静地闭着双眼。长发在液体中晕染开,随着液体的流动而轻微摇摆。白净纤细的身体一丝不挂,却插满了管子,毫无生气。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我愤怒地想要挣开束缚,甚至试图用牙齿去撕咬距离最近的人。
却毫无成效,发狂地举动只能换来监守者暴怒的抽打。
这样-这样也好,身体的疼痛可以让我的心慢慢恢复跳动……

我曾经,发誓要用生命守护的人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要冲动嘛。”大主教眯起眼睛,笑道,“你看,爱丽丝女王会以这种姿态一直守护着普隆德拉的繁荣昌盛,这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我狠狠地瞪着他,啐道:“畜生!”
“呵呵。”大主教拿出手帕把脸擦干净,吩咐手下忘我的身体里注射了液体,冷声道,“你很快也会去陪她的。”

我并不为此难过。
我只是难过于在她最无助最害怕的时候我却不能陪伴她,虽然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却从来没能让她免受伤害和痛苦,甚至还要她耗尽体力去施放法术解救我。她大概早就有所察觉,却又表现的那么平静,那个如天使般的亲吻,竟是诀别之意吗?
无能如我,无知如我。
如果可以更厉害一点更聪明一点是不是就可以拯救她呢?

“安-德-鲁,呵呵,爱丽丝的守护骑士?”大主教的声音充满嘲弄,“你的王到最后都是在保护你的,如果不是你的好奇心,也许我会按照约定放过你也说不定呢?”

大概是药物开始生效,我的头变得昏沉,几乎不能睁开眼睛。

“生为骑士,却无力守护主人,真是辱没了骑士的称谓。不过在你死后,我给你这样的机会,和你的王生生世世的在一起。你是要感谢我的吧………”

大主教的声音愈发遥远。
……
安德鲁吗?这就是我的名字吗?

不过无论记忆是否存在,这颗跳动的心中——那份想要守护你的心意,都不曾改变。
或许这就是爱的本能吧。

我的王。

真的——很抱歉。



忙碌的研究所里,一名工作人员拿着最新的报告递给大主教。
“您好,这是实验体03的实时数据,表现比较稳定,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实验……”

大主教一边仔细核对着报告数据,一边头也不抬地和身侧的蒙面男子说:“你做的很好,不要难过。你的妹妹很快会接受全方位的治疗,阿塞。”

……
全文完




发表于 2017-12-29 12:18:39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之后有种淡淡的惆怅呢、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