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查看: 1913|回复: 0

[同人文] 雪境的歌谣 第四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2 11:28:3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心动ID52842724 于 2017-12-22 11:28 编辑

原作者:仙境传说RO

正文:

天刚微亮,白日从雪山顶探头,几道阳光从云层和雪山的夹缝中透出来,照亮了姜饼城寒冷的空气和街道。昨夜狂欢气氛还未散去,街道上还有礼炮的彩带和甜蜜的糖果味,清洁员一大早就在打扫街道,为昨晚的狂欢善后,也为今夜的狂欢做准备。

吉尔达和克里斯在大陆上快速急行,来来往往的游客和路人仿佛看不见这位美丽的女神,克里斯低声地问她:“我的女神,其他人看不见您吗?“

吉尔达没有看他,继续向前走:“是的,我释放了法术,其他人都无法看见我,别发出声音,快走。”

克里斯带着不安的心,跟在吉尔达的身后,二人没有继续说话,朝着马戏团帐篷的方向走去。



白天的马戏团显得有些冷清,厚重的棉布帘遮住了门,每扇窗户都覆盖着遮光的窗帘,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吉尔达领着克里斯走到马戏团背后一个隐蔽的位置,她伸出自己的右手,从马戏团的窗户穿了过去,抓住窗帘,苍白色的火焰从她的手心开始燃烧,把那一小片窗帘烧出了一大块漏洞,透过这块漏洞可以看见马戏团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帐篷里景象让克里斯毕生难忘,如果不是吉尔达及时地制止了他,他一定会惊声尖叫。

昏暗的角落,一群孩子被锁在巨大的铁笼里,他们尖叫着,哭喊着,像待宰的羔羊一样挤成一团。而笼子外有一层透明的气泡,将他们的声音隔绝在笼子里,让他们看上去像在表演一场默剧。笼子旁边,毕尤正把一个小男孩制作成傀儡,她按住男孩的舌头让他无法说话,嘴里念叨着一些咒语,她的声音听上去不像雪松林里那样甜美,而像一个机械在说话,没有一点感情,克里斯诧异地看向吉尔达,女神用口型告诉他“傀儡!”。


这里的毕尤只是个傀儡分身,但是她的行为却比本人更残忍,克里斯见识过她抽打小丑,但没想到她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男孩无力地用手推着傀儡,他的力气太小了,没有能力阻挠对方的动作。毕尤的傀儡被小男孩的手抓得有点烦,她停下手中的工作,伸手抓住小男孩的双手,用力一折,男孩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傀儡把绝望的男孩提到了空中,准备抽离他的灵魂,这可怜的小生命正好看见了窗户外偷窥的克里斯。他眼中燃起了希望,渴求地看着克里斯,双眼绽放出光彩,而克里斯却无法回应男孩的期待。

男孩看着克里斯,克里斯也看着他。

男孩的异样引起了毕尤傀儡的关注,她停下手中的操作,慢慢转头看向克里斯与吉尔达站的窗口。克里斯看着她缓缓转头,所有汗毛都立了起来,他很害怕,害怕出现在对方眼前!就在傀儡快要看见他时,他转身蹲在窗户下,全身发抖。他觉得毕尤的傀儡正朝他们的窗户口一步一步的走来,好像是从黄泉走来的恶鬼,抹杀她所见的一切。他的脑海里满是傀儡推开窗户看见他的模样,也许他抬头就能看见对方死水一样的眼神。


吉尔达的声音打断了他可怕的遐想,女神温柔的语调把他从窒息的状态拉了回来:”那个男孩死了,被做成傀儡了。“他抬头看见满脸怜悯之情的女神。

”救救他们。“克里斯虚弱地请求。

”那个女人……只是一个傀儡,这个帐篷里有很多个傀儡,我也没什么办法。”

“……“克里斯没有发声,他闭上眼,脑海里都是男孩看向他的眼神。

“克里斯,别哭了,如果不希望惨剧发生,我们要尽快阻止这些人。”吉尔达轻柔地安慰他。


女神之手的总部,毕尤躺在自己的床上。希默梅思在一旁把神秘的药膏涂抹在她的伤口上。

毕尤捂住自己没有受伤的眼睛,泪水从她的手指的缝隙中流出来。“希默梅思大人,我的脸不好看了……跟那些丑陋的傀儡一样……你会不会嫌弃我了?呜呜呜呜……”

希默梅思温柔地摸着毕尤的头:”怎么会呢,我的毕尤最可爱了,不管怎么样你都好看。伊米尔之心的碎片呢?“

毕尤依旧伤心地哭着:“我的傀儡在继续寻找碎片,呜呜呜呜,都怪那个该死的耶梦加德,如果不是他,我已经帮大人找到伊米尔之心的碎片了。”

希默梅思沉默了,她收回抚摸毕尤头顶的手说道:”是吗,如果是因为耶梦加得,你暂时不要去姜饼城了,我会禀报女神。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了。“

感受到希默梅思的手离开自己的头发,毕尤从床上爬了起来,她满脸忧伤,紧紧地抓住希默梅思的手。“大人,你是不是对我失望了?我会帮你找回碎片的,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希默梅思不想对毕尤透露太多信息,她看着对方被针线缝住的左眼和脸颊,轻轻捏了一捏毕尤的手,温柔地对她说:“别担心,我没有失望,你休息一下,好好养伤。”话毕,她抽出被毕尤抓住的手,转身离开了毕尤的房间。

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毕尤的内心受到煎熬,她害怕希默梅思不理她,再三犹豫后,她使用法术召唤出女神之手的绝望祭祀们。

面对着这群听话的祭祀,毕尤决绝地说:“我接收到了女神新的命令,拿走姜饼城的伊米尔之心的碎片……芙蕾雅女神说,只要能够拿到碎片,所有的人都会沐浴在她的荣光中,获得永生!“


温暖的阳光照耀在克里斯的头顶,他已经几天没合眼了,吉尔达与他约定晚上在冰河的源头相见,取走伊米尔之心的碎片,利用碎片的力量驱赶耶梦加得和毕尤。他有了片刻喘息的机会,想回到旅馆的房间里,好好睡上一觉,为晚上做准备。


克里斯推开旅馆的大门,热闹的气氛从人们笑容洋溢的脸上传开,有一个衣着讲究的商人正在给所有的旅客们发糖果,他听见克里斯开门的声音,转身看见了一脸憔悴的克里斯,从盒子里拿出来一些糖果塞给了克里斯。”亲爱的朋友,吃点我为大家特别制作的糖果吧。”

克里斯疑惑地看着手上的糖果,听见旁边有个可爱的声音跟他说:“叔叔,尝一尝哦,我家的糖果最好吃啦!”一个穿着粉红色小裙子的女孩甜甜地对克里斯笑着。

克里斯看着女孩充满活力的脸,脑海里闪现着帐篷里小男孩充满希望的眼神,他失魂地把糖果扔在旁人的身上,在众人惊诧的目光里,跑回自己的房间,跳到床上放声大哭……


今夜的姜饼城没有云,马戏团的烟花又一次在姜饼城的夜空中亮起,照亮了一片夜色,宛如白昼一般,星星被烟花的光芒挡住,隐藏在黑暗里看不见了。


克里斯迈着沉重的步伐从旅馆走到姜饼城的街道,他没有休息好,尽管大脑无比疲惫,但是扭曲的怪物和阴暗的傀儡在他的梦中交织出现,让他不得安眠。他向姜饼城外冰河的源头走去,心里一团乱麻。冰河之旁,吉尔达正在等待他,他看见女神对他微微点头,好像有了一些主心骨,朝女神的方向迈步走去,感受到心中有一股使命感。

吉尔达对他说:“辛苦你了,伊米尔之心的碎片就在这条冰河的源头里,只要把这里的冰山封印解除,我们就可以拿到碎片。”

克里斯看着被厚冰封住的山,疑惑地问:”怎么解开封印呢?“

“用你的戒指,这戒指里的能量与伊米尔之心能够产生共鸣,如果使用你的戒指,就可以突破冰山的封印了。“吉尔达解释道。


克里斯把戒指贴在冰块之上,戒指绽放出华丽的光芒,封印着冰河源头的冰山分裂开来,巨大的能量从冰河的源头涌出来。能量散尽过后一枚闪着微弱光芒的碎片,从冰河中流了出来,吉尔达伸手接住了那枚碎片,她对克里斯说:“这就是伊米尔之心的碎片,我将把碎片的力量引导到你身上,你会变得无比强大,能够打败耶梦加得和马戏团帐篷里的女人。”


克里斯皱着眉头对吉尔达说:“女神,我真的不是为了伊米尔之心的碎片来到姜饼城,您可以自己增加力量,亲手打败那群邪恶的歹徒。”

“我不能,我已经不能了……”吉尔达的声音很寻常,可克里斯却感觉她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闹剧可以结束了。”正当吉尔达向克里斯吩咐的时候,耶梦加得从黑暗中走出来,他一步一步向前走,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吉尔达听见耶梦加得的声音就摆出进攻的姿势,她冷冷地看着耶梦加得,双手的手心开始凝结苍白的火焰。克里斯觉得自己应该站在女神之前,可双脚却不听他使唤,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发抖。

耶梦加得凝视着吉尔达,仿佛看不见她的敌意,用轻柔的声音对她说:”好久不见了,你看上去还是如此光彩照人,吉尔达。“


没有等到对方的回音,他继续说道:“但是,请你把伊米尔之心的碎片给我,我不想伤害你,芬里尔被锁在月亮之上,我需要伊米尔之心的碎片才能救他。“

听到耶梦加得的话,吉尔达手心的火焰燃烧得越来越旺,白色的炙光从她手心放出,打在耶梦加得身上,把他的披风烧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洞。耶梦加得皱了一下眉头,他几下跳跃到吉尔达身边。准备出手拦住对方的攻击。

吉尔达看着耶梦加得,紧紧地把碎片拽在自己的手心里,她一脸高傲地对耶梦加得说:”如果伤害我,弗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这条卑鄙的蛇!“


耶梦加得向吉尔达走过去,他想抓住吉尔达的手,迫使她松开手:“即使是弗雷在这里,我也必须要拿到这枚碎片,我要去月亮上拯救哥哥,吉尔达,把碎片给我,我答应你等我救了哥哥,我会帮你找更多的碎片,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助你。”

他伸出手,试图抓住吉尔达的手掌,没想到却抓空了,他的手从女神的身影里穿过,轻易就从对方手心里取走了伊米尔之心的碎片。


”你……怎么了?“

吉尔达看着他,一言不发,她微卷的白发在夜风里摇曳,像蚕丝一样纤细又脆弱。耶梦加得看着吉尔达的脸,他觉得自己手心里抓住的碎片变得烫手,吉尔达沉默了很久,对耶梦加得说:”我死了。“

“弗雷呢,他怎么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耶梦加得追问。

吉尔达吸了一口气,悠悠地说:“如果你把碎片拿走,弗雷一定会杀死你,你不可能有机会救你的哥哥。”

耶梦加得盯着吉尔达轻轻地说:“你在说谎,吉尔达,你一向都不会说谎。我们是朋友,我希望帮助你,但是如果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就真的什么都做不了。”

“帮助我?就是抢走碎片吗?……”女神死死地盯住耶梦加得。


“……吉尔达,到底发生了什么?”


吉尔达沉默了很久:“弗雷陨落了,黄昏之战爆发以后,成年累月的战事,每况愈下,不少神域的领地都沦陷了,弗雷担心巨人会伤害到我,带我去了远离纷争的夏宫。”

“没想到有巨人埋伏在那里,是几个火焰巨人,我试图跟他们沟通,可是他们不仅没有回应,反而向我攻击,弗雷为了我与他们战斗,杀死了这些迷失了的巨人,但自己也受了伤。”

“怎么会,他是太阳神……几个巨人……”耶梦加得急切地打断吉尔达的话。

吉尔达好像很累一样呼出一口气:“这场战争太久太久了,他已经很累了……他跟火巨人的战斗动静很大,吸引了更多的巨人聚过来,弗雷为了保护我,用尽全部的神力,让我和夏宫从神域脱离,坠入人间,我打不开他的结界,只能跟着这块地方坠落。”


耶梦加得看着满天飘落的雪花,问道:“这里是夏宫?”


泪水从吉尔达的双眼里涌出,这位坚强的女神在耶梦加得的问题面前终于崩溃了。“是,这里是夏宫,这条河是曾经的酒泉,那边的冰山曾是我的葡萄园,你和你哥哥最喜欢的葡萄园。这里是弗雷送给我的家。“

吉尔达继续低述: “我一个人在这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弗雷的神力慢慢消失,永恒的夏宫进入了永恒的冬天,桃花枯萎了,河流结冰了,温暖的阳光变成了严酷的风雪,一切都没有了,这里成为了姜饼城……我没有信仰之力的支持,无法维持自己的身体,只有一小片伊米尔之心的碎片……我不想一个人活下去了,就把这碎片当作燃料支撑起这一小块神域的土地继续保留在人间。“

吉尔达抬头看向耶梦加得“如果你拿走这个,整个姜饼城都会分崩离析,我会失去我的家……耶梦加得,我很少请求别人为我做什么,但是,我请求你,不要拿走我的碎片……你还有很多的机会,但是我的夏宫,我的丈夫,我什么都没有了,只有这个冰冷的家。”


耶梦加得捏着手心里的碎片,他的手在抖,看着曾经耀眼的吉尔达女神。


在他年纪不大的时候,因为父亲洛基的关系,整个神域对他们兄妹都不太友善。唯一善待他们的只有太阳神与他的妻子吉尔达。吉尔达的母亲也是巨人,太阳神弗雷担心众神对他的妻子有非议,为吉尔达打造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他在神域的边缘选址,将亚尔夫海姆的鲜花与树木移植到宫殿里,引来了天上的河流,从宫殿的中央穿过……他又用自己的神力为这所宫殿赋予了生命,吸引了各种珍奇灵兽,让宫殿的时间凝固,停留在生命力最旺盛的夏天。他把这所宫殿称为夏宫,百花不分季节绽放,水果压断了树枝滚落在地上任人随意拾取,美酒从石缝里涌出,汇集成泉在山林间流淌。小精灵在繁花中穿梭,留下点点的金辉闪动,吸引蝴蝶和蜜蜂跟随飞舞。

弗雷和吉尔达幸福的生活在夏宫里,不参与任何神族和巨人的战争,也不过问神族内部的世事。

小时候,耶梦加得在父亲繁忙的时候,总会跟哥哥和妹妹一起在夏宫游玩,这里远离众神,只有友善的太阳神与美貌的吉尔达,除了父亲以外,弗雷是他最向往的神,他曾希望自己长大以后能与弗雷一样,如此温柔又如此强大,最好有一位像吉尔达一样的妻子,两个人过着不谙世事的生活。

马戏团热闹的狂欢声渐渐停止了,云霭散去,冰凉的月光从天而降,像一双手抚摸在耶梦加得的头顶,也想一柄刀穿透吉尔达有些透明的灵魂。耶梦加得很迷茫,不知道月亮上的哥哥看见他此刻的所作所为说如何的话?是鼓励他抢走吉尔达的碎片,还是责备他趁人之危?

他应该要怎么选……

他看着吉尔达,眨了一下眼睛,伸出了自己的手,那枚不起眼的小碎片在他手心里。“希望你的夏宫永远在这里。”

吉尔达从他的手里拿走了那枚碎片,她看着耶梦加得的金眼睛,动容地说:“你变了……“

而金光在耶梦加得眼中流转,他看着吉尔达用最轻柔的声音说:“但是你没有变啊,我美丽的女神……”说完微微对着吉尔达低了低头,好像几千年前他做的那样。

克里斯看着耶梦加得,他觉得这个看上去像个**狂的男人在他心里的形象有些不同了……

       而远在女神之手的总部,毕尤透过希默梅思的镜子看见了今晚冰河发生的一切,她被撕毁的脸上裂开了一道笑容。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