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查看: 465|回复: 16

[同人文] 【命运之轮】靠海的小教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7 14:55:22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不过审核,图片总行了吧。。。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发表于 2019-1-27 14:56:21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心累,写了好几天,反反复复修改了好多稿子,最后居然说不良内容不给通过,只能靠这种方式上传了,哭了啊/(**o**)/~~

发表于 2019-1-27 14:59: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啊!这么长!好用心啊,,必须给赞

发表于 2019-1-27 15:01:43 显示全部楼层
孤月残影 发表于 2019-1-27 14:59
啊!这么长!好用心啊,,必须给赞

修修改改了好几个稿子,本来想用回忆的方式写导师的往事的,结果战斗场景描写的太烂就重来了好几遍,最后放弃了战斗场面,原稿还有一截关于梦罗克战斗的场景是在丢人现眼,不拿出来献丑了

发表于 2019-1-27 15:08:30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端各位可能看不清,对不起了,真的没办法,我反复读了好多遍都没找到不良内容在哪里(不良不能上传QAQ),如果可以的话,请将就着读完,你的每次阅读都是对我的最好鼓励orz

发表于 2019-1-27 16:55:4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グッ!(๑•̀ㅂ•́)و✧祝你拿到648

发表于 2019-1-28 03:11:12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这种上传方式也是难为你了啊。真不知道审核那边是怎么判断的……违禁字现在也太多了吧

发表于 2019-1-28 21:54: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黑化毒舌 发表于 2019-1-28 03:11
辛苦了,这种上传方式也是难为你了啊。真不知道审核那边是怎么判断的……违禁字现在也太多了吧
...

(´-﹏-`;)我还是很好奇,到底哪里算是不良,有啥擦边球被我给擦到了?

发表于 2019-1-28 23:12:23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呢0 0
话说如果是不良的话,应该是第五段里的。。小/姐

发表于 2019-1-29 13:23:24 显示全部楼层
芝麻糊灬 发表于 2019-1-28 21:54
(´-﹏-`;)我还是很好奇,到底哪里算是不良,有啥擦边球被我给擦到了?

RO官方禁止恋爱?咱觉得整片文章估计就是这个地方会那啥吧(滑稽)

发表于 2019-1-30 23:15:25 显示全部楼层
官方还真是够绝的,今天更新之后npc删了连冒险手册里的npc介绍也没了,好歹留个黑白照吧。。。只有照片里还留下了二位的身影(莫名悲伤是怎么回事啊喂!)

发表于 2019-2-3 16:16:59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经常遇到违禁字,你用符号隔开就好了~
应该是小..姐,给我一碗汤那里的问题

发表于 2019-2-3 19:11:4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sisi963852741心动游戏 发表于 2019-2-3 16:16
我也经常遇到违禁字,你用符号隔开就好了~
应该是小..姐,给我一碗汤那里的问题 ...

谢谢啦,以后会注意的

发表于 2019-2-5 09:39: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两百阅读啦(´▽`ʃƪ)
谢谢各位捧场

发表于 2019-2-28 21:37:23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祝各位好运,晚安(*^ω^*)

发表于 2019-3-5 21:27:04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才看了私信,改成文字版发一下看看

伊斯鲁得,一座宁静的小岛,魔物的入侵似乎也难以侵蚀这片净土。“我。。需要。。。治疗”教堂的门被推开了,一位少年躺倒在门口昏了过去,身上满是伤口,奄奄一息。“喂,怎么会伤成这样,不管了,得救他。”一位少女显然对眼前这冒险者给吓到了。
教堂在海边,位置很偏僻,偶尔有人会来这做礼拜,伤员就更是寥寥无几了,见到伤的那么重的冒险者,少女也是头一次。“可别死了”少女一边祈祷着一边用治愈术恢复少年的伤口……“这……是哪里?”不知过了多久,少年恢复了意识,对刚刚发生的一切似乎都有些遗忘。
“呜~呜~果然吃面包还是得蘸着妙勒尼产的蜂蜜,啊~已经吃不下了。”少女睡到在少年边上,嘴里还碎碎念着梦话。“怎么会有个姑娘睡到在我边上。”少年用手推了推边上的姑娘。“啊……啊你已经起啦,看样子我的治愈术起作用了,嗯,这么重的伤都给我治好了,我果然是最厉害的服侍,哈哈。”少女看着康复的冒险者自言自语道。“那个,你是哪位?”少年一脸疑惑。“哦,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艾莉娜一位牧师,你刚刚浑身是伤,不过已经没有大碍,我帮你治好了。”少女看着少年问道,“你叫什么,话说为什么伤那么重,被小混混给揍了吗。”“当然不是,我叫梅菲尔林瑟,是冒险家协会的f级冒险者,在伊斯鲁得进行修炼,我立志成为伟大的冒险者工会的导师,守护整片米德加尔特大陆。”“欸,最伟大的冒险者啊,吼吼,那么我们伟大的冒险者,你怎么会被伊斯鲁得的低级魔物给打的落花流水呐,看你这装备,还是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吧。”艾莉娜打量着梅菲尔林瑟不禁笑出了声。“这,这,这只是我没有准备好,你看着吧,明天再来我一定会打败那群海鲜一样的魔物,你不也是个新手,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牧师用治愈术能把自己累到睡着的。”少年显然有些不服气,道了声谢便匆匆离开了教堂……真是个冒失鬼,迟早还得受一身伤,艾莉娜望着远去的梅菲尔林瑟想着。



咚咚咚,教堂的门响了。“已经很晚了,如果要祷告的话麻烦明天早点来。”艾莉娜在屋里喊着。“那个,能不能开下门,我好像是中毒了,帮个忙啊,半个身子都快动不了。”这个声音,艾莉娜立马就知道门口站着的是谁。“哟,这不是昨天那个‘伟大的冒险者’嘛,怎么了,你难不成又被海鲜给弄伤了。”艾莉娜推开教堂大门,望着半个身子已经滩麻的梅菲尔林瑟,显得有些得意。“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快点帮帮忙啊,我被水母给蛰了,触角里有毒,我差一点就回不来了……”少年一改昨天的不服气,用近乎央求的语气说着。“你还真不给我省事,”艾莉娜扶着梅菲尔林瑟进了教堂并把他安顿在了椅子上,“你等等,我去找点解毒的草药,放心,那些水母毒只会让**不至于毒死你。”说罢艾莉娜便转身离去,而少年则没有说什么。过了好一会,艾莉娜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碗汤药。“喝了,过一会应该就能好些。”梅菲尔林瑟仍旧默不作声,接过汤药就喝了下去……“咳,咳,这什么东西啊,感觉就像喝绿棉虫分泌的粘液一样,好恶心。”少年眉头紧皱。“哈,就知道你会喝不下去,伟大的冒险者就这点觉悟吗。”显然,梅菲尔林瑟被少女的话刺激了,一口气便将药喝了下去。“还算是个男人,碗给我,你洗漱一下,跟我回房间休息去吧。”梅菲尔林瑟把手里的空碗递给艾莉娜,忽然想起来了一丝不对劲。“什,什么,一起回房间?!”梅菲尔林瑟脸一下通红了起来。“我说,你在想些什么,”艾莉娜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梅菲尔林瑟,“药是喝了,一时半会毒不会完全消散的,而且这么晚了,让一个还半身麻痹的伤员在街上乱逛不是一个牧师该做的吧,你待空的客房,可别胡思乱想。”艾莉娜的脸也微微泛红。
晚上,梅菲尔林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或许是因为药剂,当然更多是因为别的什么,他根本无法入睡,便起身打算去客厅待会。客厅的壁炉火光仍旧,梅菲尔林瑟有些意外。“呀,你怎么还没睡,难道打算半夜对我做什么吗?”艾莉娜此时正坐在地上对着火光发呆,梅菲尔林瑟的出现让她吓了一跳。“只是有些睡不着,想出来透透气,话说,你怎么还在客厅。”“我,我也睡不着出来透气不行吗。”艾莉娜挥挥手示意梅菲尔林瑟坐下,梅菲尔林瑟也照做了。两人面对着火炉,沉默着,唯有柴火噼啪的爆裂声让气氛不显得那么尴尬。
“欸,我说,你为什么一提到冒险家的身份就跟不要命了似得,就这么想要成为伟大的冒险家吗?”艾莉娜打破了僵局。
“你的家乡在哪里?”梅菲尔林瑟反问道。“我,我一直生活在伊斯鲁得,这里就是我的家。”
“骗人可不像是牧师的天职。”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这你无依无靠的,连父母,或者说父母一样的人都见不到,冷冰冰的教堂可没有家的感觉。”
“观察的还真仔细,没错,这不是我的出生地,我生在朱诺,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裂隙里魔物的涌现让我不得不背井离乡,哪怕那时候我还只是牙牙学语。”
“你的家人呐,他们……”
“只有我逃了出来……”
“额,对不起,让你想起回忆起不好的事情。”梅菲尔林瑟声音低沉,有些沮丧。“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一路漂泊,我被这教堂的神官收留下来,也在这里安了家。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为什么一定要那么拼命,不应该只是为了做个伟大的冒险者吧。”
“10年前,魔物第一次出现在了我的家乡,大火烧尽了村庄,我被掩埋在废墟下面动弹不得,魔物肆虐,滥杀一通,我……我……亲眼看见亲人被魔物所杀,而我却像一个懦夫一样只能在废墟下面苟且。入侵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已经无人生还,天明时分,我被前来搜救的冒险者工会成员所救。长久以来我始终觉得自己才是最该死的那个,连反抗都没有,却活了下来,只因为一块可笑的房檐做掩护。之后我辗转各地,不断的寻找魔物锻炼自己,终于,我被冒险者工会所仍可,成为了他们的一员。我本以为加入了他们就能够前往战场,弥补当初的软弱,可是,工会里没人认可我的能力。充其量让我与南门附近的低级魔物进行锻炼,但是我知道,这无非是为了保我的安全罢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让我们这类新人为了国家而付出!所以我偷偷溜了出来,抱着必须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冒险者的信念与各类魔物战斗从而加强自己的能力。”
梅菲尔林瑟语闭,客厅再次被柴火的噼啪声充斥……
“看样子我们俩是一类人。”艾莉娜又一次打破了沉寂,“教堂里的神官大人们已经外出好几天,听说是去前线救助伤员,我也请求过一同前往,当然啦,结果嘛,要是能去我现在也不会和你坐在炉火边上聊天了。”艾莉娜尴尬的笑了笑,“对了,菲尔,毒好些了吧?”“哦,小伤罢了,已经完全没事了的说,”梅菲尔林瑟活动了一下身子,看样子毒是完全解了,“对了,艾莉娜,以后我要是再受了伤,教堂还是愿意给我疗伤的,对吧。”“欸,冒失的冒险者,你小心点不就不会中招了吗。”艾莉娜叹了口气。“总有疏忽大意的时候对吧。”梅菲尔林瑟也笑了笑……



“嘿,小伙子,来伊斯鲁得锻炼的冒险家我见的不少了,不过他们大多数在这待个十几天就离开了,你都在这里呆了快一个月了,在这已经没什么可以学的了吧。”在前往海底神殿的船上,船夫问道梅菲尔林瑟,“怕不是有什么留念的舍不得对吧。”船夫笑了起来。“明知故问!”梅菲尔林瑟的回答很简短,但是脸上却流露一丝羞涩。“小伙,你以前不是立志成为伟大冒险家的吗,不是我打击你,你要是不去找些更加强大的魔物锻炼,恐怕是很难实现目标啊。”梅菲尔林瑟的内心也很纠结,他知道,再待下去已经没什么能提升他的实力的魔物,可是离开伊斯鲁得就意味着……“船夫,调头,今天我有别的安排了。”…………
“好,让我看看时间,嗯,还有一分钟……3,2,1,敲门。”教堂的门又按时响了起来,“将~让全伊斯鲁得最好的牧师来看看,今天冒失冒险者又是哪里被揍了呐。”艾莉娜高兴地推开大门,不出所料,梅菲尔林瑟正站在门口,但是今天,似乎并没有受什么伤。“欸,学聪明了,今天没被魔物胖揍一顿?”一个月来,梅菲尔林瑟隔三差五便会带着一身的伤病准点来到小教堂。“艾莉娜,我有话和你说。”梅菲尔林瑟没有多说些什么,一把抓住艾莉娜的手臂便走向教堂后院。“喂,疼疼疼!”梅菲尔林瑟松开了手。“说吧,怎么了,神神秘秘的,把我手腕都抓红了。”艾莉娜显然对此有些不满。“那个,有东西送给你。”梅菲尔林瑟把手伸进了口袋,拿出了一罐东西。“诶,蜂蜜,我说你神神秘秘的就是给我看一罐蜂蜜?我还以为会是……别的什么。”艾莉娜小声嘟囔着。“妙勒尼蜜蜂产的蜜,我记得你一直想要来这,今天就顺路弄了些。”“哇,真,真的是妙勒尼的蜂蜜欸,这大概是全大陆最好的蜜了吧,你,你怎么知道我一直想要的,我,我明明没说过啊。”艾莉娜一把手夺过罐子,惊喜的话都说不利索。梅菲尔林瑟心里想着:要是告诉她是第一次见面,我偷听梦话听见的,肯定会惹她生气的吧,就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一下好了。“啊,我猜的,伊斯鲁得好像不产蜂蜜,应该挺稀罕的就带了点。”“是啊,伊斯鲁得岛根本没有蜂蜜,市场上都难找,你还真有本事,居然跑那么大远去给我………跑那么远……你,今天没有在伊斯鲁得训练吗。”艾莉娜刚刚的欣喜劲忽然消失了……
“果然对你什么小秘密都藏不住啊,我今天去了趟吉芬,毕竟伊斯鲁得的魔物好像已经……”
“已经不够你训练了,是吧。”艾莉娜脸色暗了下来
“额……是的。”虽然梅菲尔林瑟还想说些什么,可却不能吐出再多的哪怕一个字。
“嗯,不愧是个有理想的冒险家,艾莉娜我支持你,你有志向,有实力,不该埋没在一个偏僻的小岛上,不过,你以后可是得小心点,要是在外出了事,可没有像我一样那么尽职尽责的小牧师来帮你疗伤了。”艾莉娜笑着转过了身。这是我看见过的她笑的最美的一次,梅菲尔林瑟不免为即将到来的分别有丝心痛。“你个笨蛋,每次找魔物训练就弄一身伤,要是在外出了事,可别给我死掉了,你要是真出了事,我,我也不会好受的啊!我知道这个小镇留不住你,冒失冒险者,下次回来的时候,如果你还是这样,可别来见我!”说完,艾莉娜跑开了,留下了梅菲尔林瑟独自一个人站在院中……



“我说,你们都听说了吧,冒险家工会好像来了个新导师。”“真的假的啊,导师可是个高职位,没那么容易说换就换的吧。”“据说还是个年轻的导师,啊~一定很帅,好想见见他。”集市上,几位妇女们正在聊着闲话,艾莉娜正有意无意的听着,当然她并没有对所谓的新导师产生兴趣,她所在乎的,无非是给今天教堂救济者准备些午餐。“神官-艾莉娜女士,您要的三个螃蟹,两个海葵肉,外加一瓶妙勒尼蜂蜜,一共8000zeny。有听说吗?那个导师的部队好像今天要来伊斯鲁得采购食物,梦罗克的魔物又要来袭击了。”“魔物入侵,又冒险者们抵御着,我所能做的,无非是给他们祈祷罢了。”自从那个晚上之后,但凡提及冒险者一类的话题,艾莉娜的心情都会急转直下,并非出于厌恶,而是显露出一种担心……
“各位,请按次序排队,每个人都能分到一碗汤。”今日魔王的入侵使得大量的难民进入了伊斯鲁得,小教堂成为了他们避难的场所。小牧师艾莉娜,当然那已经是过往,如今她已变成了教堂的负责人,一名称职的神官,出于天职,每天都忙于照顾各类从战场逃回来的难民之中。“请给我一碗汤,当然,如果有面包蘸着蜂蜜的话,那味道肯定相当不错。”艾莉娜停下了手里的活,她认得出这个声音,那个每天晚上都在教堂门外等待治疗的声音。她慌忙的抬起头,身前,一个穿着着皇家盔甲的男人出现在她的眼前。艾莉娜没有多说什么,一把便拉起那个男人的手,就同这男人多年前对她的那样,把他带进了后院。“笨蛋,你居然真的就不辞而别,连,连一个招呼都不打。”艾莉娜情绪激动,看得出她悬着的心也终于是放下来了。“好啦,我最好的小牧师,没记错的话那天是你自己先跑开的吧。”梅菲尔林瑟一把抱住艾莉娜,爱抚着她的头。“还不是你一门心思的想要变强,都不带上我一起去冒险,这些年,知道我有多担心吗。”艾莉娜的职责着但是却十分的温柔。
“还不是担心你遇到危险,我斟酌后还是觉得一个人去踏实些,对了,你没忘记吧?”
“忘记什么?”
“没变强不许来见你。”
“真是个木头,你居然还当真了。”艾莉娜早已不顾自己的神官身份,在梅菲尔林瑟的怀中撒起了娇。
“开个玩笑啦,其实我也一直想回到伊斯鲁得,不过,离开之后我回到工会里,加入了讨伐魔物的小队,东征西讨,想要挤点时间出来还真的是有点困难。”
“那怎么今天想着回来了,你不会真因为当上了个导师就回来向我显摆吧。哼,我也不是没成长,看,我已经是伊斯鲁得教堂的神官了,再也不是那个连放个治愈术都能累趴下的小牧师了。”“这次回来,其实也是公事在身,梦罗克要被魔王袭击这事你知道吗?”“今天去集市上听见别人议论了,你也要去?”“伟大的冒险家没理由蜷缩在房檐下面对吧。”“是个冒失鬼!”“好好好,吉芬法师,刺客们都已经前往战场了,我这个冒失鬼也不能落后对吧。”“劝不住你,几年前我就知道了。”艾莉娜这次没有选择跑开。
“其实,这次过来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啊,难道你又弄伤哪要我治疗?” “额,这到没有,就是我担心你不接受。” “接受什么啊,快点说别磨磨唧唧的。”
梅菲尔林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环形的东西,“喂,这什么啊,怎么感觉是个骨头,好恶心。搞得那么神秘,我还以为你要……”原本满心期待的艾莉娜失去了兴趣。
忽然,梅菲尔林瑟单膝跪了下来,就同所有向着心爱女性下跪的男士一样,他决定向艾莉娜求婚:“这是从魔龙迪塔勒泰晤勒,身上的一块骨头取下做成的戒指,我知道就戒指而言它绝对不是最好看的,但是这是我坚定意志的象征,如果你能接受,那么我守卫米德加尔特大陆的理由便多了一个——保护我的妻子,这片大陆上最好的牧师,艾莉娜。所以,艾莉娜,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
眼前的一切,让艾莉娜惊讶了,虽然她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多年,此时一句愿意早就刻在她的心中,但是,她却没能说出口,或许,永远没能说出口……
“导师!!!!魔王的部队已经出现在梦罗克了,没时间再等了!”同行的士兵火急火燎的在教堂门口喊着。
“看样子比起等我的答复,战场更等不起一位勇士的缺席呐。”
“艾莉娜……”梅菲尔林瑟看着艾莉娜的脸,显然他在等待一个答复。
“拿一个骨头就想娶我,哼,我可没那么好糊弄,去吧,我知道你会去的,那里才是你心灵所向,至于我的答复,呵呵,等你凯旋,我会告诉你的。”艾莉娜扶起跪着的梅菲尔林瑟示意他赶快与部队会合,“我等你回来,我的最亲爱的人。”
……
……
“就在这,这座靠海的小教堂,我等你回来。”

发表于 2020-6-20 23:19:1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好长啊 第一眼看去 不过倒是挺有意思的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