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查看: 264|回复: 3

[同人文] 【命运之轮】零度契约(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 17:16: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omijolin心动游戏 于 2019-2-2 17:25 编辑

【第一章】阴霾袭来

距离梦罗克战役已经过去了三年,卢恩米德加尔特大陆恢复了往昔的和平和繁荣,但矗立在梦罗克广场上的雕像和纪念碑却如一把利剑深深插在所有人的心中,随着每一次呼吸隐隐作痛,那场战役虽然险胜,却让所有冒险者的导师-宝雅、梅菲尔林瑟永远离开了我们。

—【普隆德拉大教堂】—

五名面容苍老却散发着圣洁气息的大主教围坐在预言者之镜旁,口中吟唱着古老的咒语。今日是法典日,五名大主教试图用古老的咒语沟通天地伟力,预言人类未来的命运何去何从。

“咔嚓”,一声清脆的异响从预言者之镜上传来,五名大主教同时睁开紧闭的双眼,面容一片悚然。“砰”,预言者之镜突然崩碎成无数碎片,五名大祭司齐齐喷出一口血,气息瞬间萎靡。一旁的祭祀赶紧上前扶住昏迷的大主教们,首席大主教睁开眼,颤声说道:“是他…”。

—【吉芬魔法塔顶楼】—

雷藏把手从水晶球上拿开,掌心一片漆黑,他看着前方水晶球里一片混沌,沉默不语…

—【天地树冠】—

一群古老的浮空精灵围绕着树屋嬉戏打闹着。树屋里,苍夜凝视着窗外。

“嬷嬷,你感受到了吗?”

“是的小主人,一股前所未有的阴霾正渐渐笼罩整个大陆。”一名拄着拐杖的老妪不知何时出现在苍夜的身后,低头说着。

—【极北之地】—

一道漆黑光芒划过空间,撕裂出一道时空裂缝,这道裂缝不同于以往,此处裂缝的规模是普通裂缝的数十倍之大,而且还在延展。

“嘭”,一只布满暗**鳞片、闪烁着阴冷光泽的巨大爪子从裂缝中探了出来,一道漆黑光芒从裂缝中闪出消失无踪,同时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

—【朱诺皇宫】—

“禀告国王陛下,我国各地时空裂缝出现的频率成爆炸式增长,其中涌现的魔物也愈发强横。同时据卢恩王国方面传来的消息,整个世界的时空裂缝都日趋不可控,卢恩国王邀请您前往普隆德拉商讨此事。”

“我知道了,各军团听令:第一、第四禁军铁骑团即刻随朕前往普隆德拉,其余各军团镇守各处不稳定点,最大程度击杀魔物,不得让魔物滋扰城镇村庄半分。”

“遵命!”

—【普隆德拉皇宫议事厅】—

偌大的皇宫聚事厅内,此时围绕着议事圆桌坐着的正是风尘仆仆赶来的修法兹国王以及一身戎装、威严凛然的卢恩国王。

“修法兹国王远道而来,有失远迎。”卢恩国王特里斯坦三世微笑着说道。

“卢恩国王客气了,此间乃非常时期,人类命运动荡多舛,你我就不必拘泥于礼数了,还是说说正事吧。”修法兹国王说道。

听了修法兹国王的话,特里斯坦三世脸上的微笑尽褪,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霾。

“不瞒你说,最近3个月来,时空裂缝的规模已经有了大幅增长,而且愈发凶险,修复裂缝所付出的代价也是与日俱增。”

“我这一路赶来,途径多处重镇及要塞,看到各处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攻击和破坏,情况看来相当不乐观。”

“的确,卢恩军团战损率已经达到3成,这样下去恐怕撑不了多久。”

“我修法兹国也是损失惨重,不知此次事件究竟是何引起?卢恩国王可有头绪?”

特里斯坦三世深吸了口气,脸色异常凝重。“我国首席大祭司通过预言者之镜窥测命运之时,曾看到了梦罗克的影子。”

“什么?!梦罗克?上次战役刚刚过去才3年,梦罗克的力量不是已经被削弱,短期内不应该能打通异界之门啊。”

“具体情况不得而知,唯一知道的是这次事态可能会比上一次战役更严峻。”

两大国王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远方的天空越发阴沉,仿佛漆黑的浓墨倒翻在云彩上,时而闪过的漆黑闪电如游龙般飞舞在云层中,巨大的阴霾笼罩在整个世界乃至人们的心头,人们仿佛再一次面对着三年前的那一天。

殊不知,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碾碎多少黎明,破灭多少希望,带着腥风血雨扑面而来。

【第二章】黑日蚀世

—【伊斯鲁得岛】—

近半年来各处时空裂缝不断扩大,大批魔物涌现,好在皇家骑兵团誓死抵抗,在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之后,终于维持住了平衡。

今天又是一年卢恩国的国庆日,举国欢庆,各个城镇洋溢着幸福的气息,冲淡了半年来笼罩在卢恩米德加尔特大陆上阴冷的气息。大人们带着孩童们穿梭在热闹的集市中,各种叫卖声、欢笑声、嬉戏打闹声不绝于耳。

杰弗里身为苍狼冒险团的团长,刚刚带领着团员们从海底洞窟冒险归来,满满的收获让每个团员脸上都笑逐颜开。

“团长,虽说这半年来裂缝难度增加了不小,但这次收获可真不小啊,这个力量戒指和灵巧手套可以卖不少钱呢,您可以攒够钱给您母亲看病了。”团里的大姐大艾米笑着勾住杰弗里的手臂说道。

“哎,要不是母亲病重,我也不想带着兄弟们再冒这个险了,现在的时空裂缝凶险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以前,要不是这次我们运气好,真就折在里面了,还是别有下一次了。”杰弗里回忆里那次刀尖上的旋舞,不禁升起一丝后怕,那次那根尖刺险些从他咽喉处划过,而他从头到尾都没看清究竟是何种魔物的偷袭。

米莉一手牵着妈妈,一手吃着冰淇淋,红扑扑的小脸蛋如瓷娃娃一般可爱,水汪汪的大眼睛四处打量着,她喜欢这个热闹的集市,喜欢这种让人愉悦的氛围。

“吧嗒”冰淇淋掉在地上的声音响起,雪露低头看向自己的女儿,却发现她全然不顾掉在地上的冰淇淋,目光呆滞地看向前方,嘴唇因恐惧不住颤抖,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吧答”又是一声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声音的来源正是米莉目光聚焦之处。

那是杰弗里的包裹掉在地上的声音,他的双手无力地垂下,眼神里的光芒渐渐涣散。

“团长?!你怎么了?”艾米疑惑地看向话说到一半停止的杰弗里,迎上的却是他空洞灰色的瞳孔。

“团长!!”一声声呼喊声从团员们口中传出,可杰弗里却再也听不到了。

直到这时,人们才看清,天上不知何时垂下了一丝黑线,它洞穿了杰弗里的**。仔细一看,那竟然是一簇极细的黑色火苗,火苗从他背后穿出,也带走了杰弗里的生命。

米莉颤抖地举起小手指向天空,只见那位于普隆德拉城的上空,一轮诡异的紫黑色炎日正高悬着,炎日形似蒲公英,仿佛由无数黑色的细线组合而成,并且从中心点向外放射着一丝丝的黑线,其中一条正连接着杰弗里的**。许久,杰弗里胸口的黑线渐渐向着黑日收回,杰弗里的尸体仰面倒下。

同样恐怖而血腥的一幕发生在卢恩米德加尔特大陆各个地方,普隆德拉高挂的黑日仿佛有生命般律动着,无数的黑线伸缩收回,恍如心跳的脉动,就在这跳动之间,无数条鲜活的生命被无声地夺去。

黑日妖异地悬浮着,但在这畸形的静溢下弥漫着的是无声的血腥和残酷,仿佛冥冥中有一只黑眼注视着这一切,又彷如有一只猩红的齿轮缓缓碾过世间。

后人把这不堪回首、令人战栗的一天定为卢恩米德加尔特大陆灾难日,史称:黑日蚀世。

【第三章】浮空精灵

—【普隆德拉皇宫正厅】—

“伯姆大主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特里斯坦三世刚毅的脸庞因愤怒变得有一丝扭**,眉宇间仿佛有一道抹不平的天堑,他看着面前整齐排列的尸体问道。

“回禀陛下,这些尸体的死状非常奇怪,除了**部位外,没有任何外伤,但是根据创伤程度来看,却也不足以致命,更为奇怪的是全身血液还能正常流动,但人就是这么活着“死”了,我翻阅了现有的所有古籍,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回答者正是卢恩王国首席大主教伯姆。

“报!黑日又一次爆发了!”一名侍卫匆匆忙忙地跑进大殿。

“砰”特里斯坦三世一拳重重地砸在桌案上,厚厚的一沓文件散落一地,这些文件都是各城各镇呈报的黑日灾难死亡人员清单。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我不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子民被杀害!而且这黑日爆发的频率越来越高。”

“这是戮心炎。”一声清灵的声音从大殿内响起。

“谁?”殿内的侍卫们齐齐举起了武器对准声音的源头。声音的源头是一只水蓝色的生物,似龙似精灵,混身氤氲钟灵之气,双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竟能口吐人言。

“不要动武,这是浮空精灵族的苍夜公主。”五星魔法阵浮现,雷藏快步从魔法阵里走出,对着国王欠身一躬。

“陛下,请不要紧张,苍夜公主正是为解答您的疑虑而来。”

特里斯坦三世一挥手,示意侍卫们放下武器,然后对着苍夜抱拳一礼,“原来是浮空精灵族的苍夜公主,冒犯了,还望见谅。“

“不碍事。”苍夜公主翩然落地,一阵光芒掠过,幻化成一名拥有着水蓝色长发的少女。

“不知二位可知这场浩劫的由来?”

“那日,我观水晶球一片漆黑混沌,用手掌触碰更是发现沾染一丝诡异黑气,此黑气不同于冥界的幽冥气,而是更偏阴暗与邪恶。以我的阅历也不知究竟何物,百思不解之时水晶球混沌中浮现四个字:天地树冠。故此我寻往天地树处,终寻到了传说中的浮空精灵族。”雷藏转头看向苍夜。

“吾族名浮空精灵,吾族世代负责镇守神域古道的入口。一年之前,我便感觉到有一股异常邪恶和黑暗的气息经时空乱流接近了米德加尔特,只是那时感知还不真切,不知道这究竟是何邪物。直到黑日爆发,我才终于感知到这股邪恶气息的主人。”

“究竟是何邪魔作祟,我卢恩王国定要与其不死不休。”特里斯坦三世仿佛要咬碎牙齿般说道。

“陛下稍安勿躁,此事非同一般,此浩劫的因由,乃是魔王-梦罗克。”

“嘶”大厅里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三年前梦罗克就已经被打退了,人类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才将其重创,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卷土重来?”特里斯坦三世虽然隐隐猜到,但当被确认之时仍然忍不住有一丝颤栗。

“不错,梦罗克的确被重创且退入了时空间隙,他也的确暂时没有降临的力量。但是,这次他采取了别的手段图谋卢恩米德加尔特,这就是他邪恶的计划”,苍夜指着窗外那轮黑日,““死亡魅影”。”

【第四章】死亡魅影

—【普隆德拉皇宫正厅】—

“死亡魅影?”特里斯坦三世疑惑地看向雷藏。

雷藏一脸阴沉地摇了摇头,示意他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国王可知伊米尔之心?”

“当然,始祖巨人伊米尔的**强大的伊米尔之心,正是它吸引着梦罗克从异世界不惜代价也要降临。”

“不错,上一次梦罗克战役导致梦罗克重创,未能获得伊米尔之心,退回时空乱流的他想出了一个邪恶的计划,这就是“死亡魅影”的由来。”

“那究竟什么是“死亡魅影”?”

“梦罗克在时空乱流中收服了一头坐骑,名为:艾毕洛斯。这头坐骑有一种邪恶的能力,叫做:剥夺。”

“你是说,这次的事件是这头坐骑捣的鬼?”

“不,始作俑者依旧是梦罗克,他的目的是要制造伊米尔之心。”

“什么?!制造伊米尔之心?”在场众人睁大了双眼,满脸不可思议。

“不错,他利用艾毕洛斯的**,伴随着艾毕洛斯**的跳动,释放名叫“戮心炎”的邪恶黑炎,此火焰至阴至邪,无视任何防御,直接连接其他生物**。然后,激发艾毕洛斯的天赋“剥夺”,剥夺卢恩米德加尔特生灵的生机,注入到艾比洛斯的**中。被剥夺者一切如常,却生机全无,灵魂被锁在已经毫无生机的躯壳中,也无法去往冥之国度转世。等吸收完亿万生灵的生命能量,最终这颗邪恶的“**”会吞噬掉艾比洛斯自身,形成无限接近于伊米尔之心能量的“伪伊米尔之心”。”

全场一片寂静,但在场的每个人都听见了自己那渐渐不规律的心跳,一种**被一只魔爪紧紧扼住的压抑感,鼻尖萦绕着带着一丝甜腻的血腥气息,犹如一只魔鬼在你耳后低声呢喃。

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特里斯坦三世率先回过神来,他凝视着苍夜那绝美的容颜,“苍夜公主,您既然已经洞察梦罗克的阴谋,想必也有不让其得逞的方法吧?”。

苍夜点了点头。

众人看到苍夜点头,不禁松了口气,脸上的表情也随之放松,只有雷藏紧锁着眉头沉默不语。

“办法是有,但是却不容易,你们必须召唤并激活一样东西,方可摧毁艾毕洛斯。”

“您快说,到底是何物?”特里斯坦三世忍不住脱口而出。

“奥-丁-之-瞳。”苍夜缓缓吐出四个字,此时的窗外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窗外漆黑的夜空,也撩拨着人们的心。

【第五章】奥丁之瞳

—【普隆德拉皇宫正厅】—

“奥-丁-之-瞳。”四个字宛如一颗石头沉入每一个人的心湖,荡起片片茫然的涟漪。

众人虽然茫然,但是茫然中却带着一丝震惊,只因那神秘之物被冠以奥丁之名。在卢恩米德加尔特大陆上流传着种种久远的传说,其中最被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主神奥丁和巨人始祖伊米尔的大战,史称诸神黄昏。也正是那一战,伊米尔被奥丁击杀,其**碎片散落卢恩米德加尔特大陆,自此围绕着伊米尔之心碎片的故事便纷乱不休。此时听到奥丁之名,众人无不震撼莫名。

但是,震撼归震撼,众人也从未听说过奥丁之瞳的存在,更别提找到和激活了,因此众人的视线再一次聚焦于苍夜身上,期待着她再一次开口。

似是知晓众人的迷惑,苍夜继续开口道:“奥丁之瞳就藏于卢恩米德加尔特大陆的正中心。”

“那不正是…?”一个满头白发的白袍老者看向特里斯坦三世说道。

“不错,正是普隆德拉西边的,迷藏森林!”特里斯坦三世点了点头。

“你们可知道迷藏森林因何成了今日这般模样?因为当年奥丁和巴风特同归于尽,其神瞳坠入凡间,正落于迷藏森林之中,迷藏森林因其神力而导致空间紊乱,时而发生空间断层,甚至空间错位,所以才造成了今日的迷藏森林。”苍夜说道。

“那我们要如何才能找到奥丁之瞳?”

“我会使用我浮空精灵族记载的古老阵法,布置于吉芬、梦罗克、斐扬、艾尔帕兰、朱诺五座城池。你们要找到拥有五个拥有失落之瞳的人,立于法阵之内,沟通法阵,用五瞳的力量找到奥丁之瞳的位置。五种失落之瞳分别为勇气之瞳、智慧之瞳、善良之瞳、诚实之瞳、忠诚之瞳。”

“然后,找齐四名拥有王之血脉的人,立于迷藏森林的主阵眼,用王之血脉激活奥丁之瞳投影,摧毁“伪伊米尔之心”,彻底终结“死亡魅影”。”

在场众人仿佛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原本绝望暗淡的眼瞳再次燃起希望的火种。

“还有一点我要提醒你们,按照现在的速度计算,黑日还有一个月就将达到巅峰,到时候吞噬了艾毕洛斯,哪怕我们召唤出了“奥丁之瞳”,也无法阻止“伪伊米尔之心”的形成了。”

“那就是我们只有一个月时间了。那怎样才能找到这五个拥有失落之瞳和四个拥有王之血脉的人?”特里斯坦三世不解的问道。”

“国王还记得上一次梦罗克危机吗?”苍夜道。

“你是说,再一次借助降临在这个世界的冒险者们的力量?”特里斯坦三世若有所思。

“不错,因为他们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变数,也是我们的…”苍夜缓缓地说。

“...希望…”


发表于 2019-2-11 09:58:51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紫薯布丁

发表于 2019-2-11 17:24:38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9-2-11 21:08:3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给一个大大的赞!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