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查看: 58|回复: 0

[同人文] EP7.0连载小说 |「时空中的永恒」第一章:枫树林里的相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26 18:21: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依琳 于 2020-4-26 18:23 编辑

《时空中的永恒》-第一章-枫林里的相遇(1).jpg

华尔百无聊赖地躺在洛阳红枫的树杈上,一动不动地望着天空。
太阳已渐近金红,正缓缓地沉入海平线之下 。这可不是个发呆的好地方,落日浅滩是洛阳**众避之不及的危险区域。
华尔揪下一片鲜红欲滴的枫叶,用低低的声音威胁着谁:“伊斯玛,再不出来陪我玩,我就把你的叶子都揪光!”
“哼……你威胁我也没用,陪你玩可比叶子被揪光惨多了呢!”一个细细弱弱的声音传来,透过这委屈的回应,仿佛可以想象女孩子气得涨红的脸庞。
华尔撇了撇嘴,决定今天就放过这个弱得让人提不起欺负念头的枫树精灵。
华尔听洛阳城上了年纪的毒牙族说过,落日浅滩曾经是洛阳最美丽的地方,那时洛阳碧蓝的海连接着通往阿斯加德的彩虹桥,天空尽是璀璨梦幻的烟霞,沙滩时刻沐浴着金色的辉光。
每当枫叶转红,诸神便驶着橡木制成的小船,慢悠悠的从云海的彼端摇过来,**在落日浅滩。即使什么都不做,在海滩上晒晒太阳,也可以消磨掉一天的好时光。
华尔轻嗤一声,他可从未见过落日浅滩昔日的风光,也许那些不过是骗小孩子的童话罢了。


一百年前堕落女神古尔维格率领魔族**来到了落日浅滩,对洛阳展开了疯狂的攻击。往日繁荣的集市沦为了魔族的驻扎地,天空撕裂、海水倒灌,美好的家园一瞬间化为乌有。
直到五十年前堕落的女神失踪之后,魔族才暂缓了对洛阳的攻击。从他记事以来,落日浅滩鸟兽绝迹、杂**丛生,发狂的魔物埋伏在杂**丛中,伺机等待往来的行者。
只有在日落时分,波光粼粼的水面和和煦的夕阳下,才能窥见几分曾经的美丽与繁荣。


华尔愿意为了美丽的落日担上一定的风险,更何况,即使被魔物攻击他也有把握可以逃跑。别以为他身体放松地瘫在树枝上,好像非常悠闲,实际上他的耳朵高高竖起,一旦有什么风吹**动,他就会像一条滑不溜手的鱼一样逃走的。
这就是每个洛阳的华纳族和毒牙族提起来都会皱起眉头的华尔。


数十年前的某个雨夜,洛阳的守夜人看到了一个黑影鬼鬼祟祟的在城门口徘徊,正准备上前呵斥。没想到黑影从怀里抱出一个孱弱可怜、啼哭不止的婴儿,在冷风中瑟瑟发抖。黑暗中抱着婴儿身影眼看自己已经吸引守夜人的注意力,将怀中孩子放下就离开了。守夜人连忙查看包裹地严严实实的孩子,原来是一个法纳族幼婴。守夜人将这个孩子送到洛阳的孤儿营,那里收留着战争里失去双亲的孤儿。好心的守夜人不曾想到,当初奄奄一息的孩子竟然一步步在孤儿营中打出了名头。
孤儿营固然有丰盛的食物与温暖的住所,但除了几个自愿为孩子们做饭的女性,只有一些年长的战士在照顾孤儿们了,他们没有多柔软细腻的心思,战争年代洛阳的孩子们从小就需要学会照顾自己。
天真的孩童还没办法完全分辨善恶,但却能够分辨出谁是异类。其他孩子那粉橘色的柔软毛发乖乖顺顺地附在脸旁,只有华尔脏兮兮的灰紫色头发毛剌剌地支楞着,好像生怕别人看不出它的与众不同似的。
“真是个怪胎……”
“就是……”
孩子们的窃窃私语传到了华尔的耳朵里,向来孤僻的华尔突然成了孤儿营的异类,没有人愿意跟他一起玩耍。
华尔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却每天偷偷早起一小会儿,将头发打理整齐,好让自己不那么惹人注目。但没有用,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恶意的目光**在他身上。
曾经有一次,他试图向其他孩子们解释,自己并不是什么怪胎,可其他的孩子并不接受。
斯派洛是孤儿营的小**,他带头讥笑华尔,指着华尔头发大声地说:“快看他的头发,这是什么奇怪的颜色啊!”那些整天和斯派洛厮混的那些孩子走了上来,将华尔团团围住,肆意地嘲弄着华尔古怪的发色。
华尔忍无可忍,一拳揍在斯派洛的眼睛上,喧闹的世界顿时清静了。周围的孩子一拥而上,华尔不费吹灰之力就战胜了所有的孩子。从此,他成为了孤儿营的小霸王。
即使华尔的头发依然扎眼,身上的衣服永远脏兮兮、灰突突,他们也不敢嘲讽一句话了。
华尔常常会趁着守卫们不注意,偷偷溜出孤儿营。有时候他会去洛阳的最高峰流之云边,在湿润的冷风里俯视洛阳。有时候,他也会去落日浅滩看看夕阳,躲在茂密旳枫树里窥视树荫下噬血的魔物。
洛阳城在魔族的攻击下早已不复当年世外桃源一般的美丽,甚至可以说是千疮百孔遍地焦土。但华尔并不害怕,他熟悉洛阳的每一个角落,躲开魔物对华尔来说易如反掌。


当然,也有很多事情是年少的华尔无能为力的。
他觉得银鱼湖附近住着的露琪娜很可爱,她每天都穿着蓝白相间的小裙子,总是对每一个路过的人露出漂亮的笑容。华尔每次见到她,**就好像被击中一样,扑棱扑棱地跳!
啧,好想跟她说说话呀。华尔经常在阳光充裕的午后,偷偷趴在露琪娜院子的墙头上一边注视着忙碌的露琪娜,一边这样想着。他的行径经常被露琪娜发现,愤怒的少女总是一脸嫌弃地向他咆哮!
“你又躲在我家墙上做什么?!又想做什么坏事?” 露琪娜攥着自己的小裙子对华尔说道。
华尔无法解释自己的心意,只能憋出一个得意的表情回应:“对啊,我就是来做坏事的,你可给我注意点?”
结果,华尔成为了整个洛阳城里露琪娜最讨厌的那个人。
“伊斯玛,你说,露琪娜为什么不喜欢我?”少年回过神来,想起了身边就有一个女孩可以问。
“谁要喜欢你这个只会打架的小鬼啦!女孩子肯定都喜欢……”伊斯玛放松了**惕,手舞足蹈地从树枝间钻了出来,一下子就被华尔揪住了黑亮的长发。
“都喜欢谁呀?说说看,不说就揪你头发!”华尔着急地问道。
“你放手!”伊斯玛吃痛,一瞬间身上所有的枫树枝都张牙舞爪地冲着华尔袭来,试图把华尔从树上扔下去。
华尔灵活地左右闪躲着,连衣角也没让枫树枝沾上,手里却始终攥着伊斯玛的头发。伊斯玛反倒因为他的动作**,头发被揪得更痛了。
“你松手啦!我告诉你就是了……”伊斯玛眼泪汪汪地投降了,枫树枝缓缓收了起来收了起来,可怜的红色枫叶微微抖动,诉说着主人的不甘心,“喜欢……乌洛大人那样的呀……我从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洛阳城的所有人对他来说都是可爱可亲的子**,他可以为我们解决一切困难。”
“我也喜欢乌洛大人。”令伊斯玛意外的是,华尔竟没有嘲笑她的不自量力,乌洛大人可是毒牙族的首领,而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枫树精灵而已。不过,看来乌洛大人的魅力连华尔都难以抵挡呢,伊斯玛心里莫名有些羞涩和窃喜。
正当伊斯玛陷在少女情思中之时,华尔却突然嗅到了一**危险的气息。
“有魔物!”
华尔从树杈上猛然坐了起来,他轻手轻脚地翻身下了树,蹲在树后,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
也许是刚才和伊斯玛嬉闹的动静**,几只恶魔仆从正朝着这边晃晃悠悠地走来。
虽然几只恶魔仆从华尔完全可以应付,可落日浅滩已经被魔物占据,一旦打起来,很容易引起其他魔物的注意。华尔的身体紧紧地绷了起来,他控制着全身的肌肉,放轻了脚步,蹑手蹑脚地准备悄悄溜掉,一步,两步……很好,那几只恶魔仆从没有发现他,华尔转身开始快步奔跑。
“咔。”
华尔一不留神踩到了地上的枯枝,露出了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冲着伊斯玛吼道:“又不是秋天你掉什么枯枝啊!”
“还不是你揪的!别废话啦,快跑!”
魔物虽然没有理智,听觉却非常发达,它们捕捉到了枯枝细微的声音,吼叫着朝华尔的方向聚拢,华尔暗骂一声倒霉,只能冲着沙滩的方向跑去。
华尔飞一般地跑到了海边,却正赶上几只邪骸从地上缓缓爬起,它们张牙舞爪地直冲着他过来。他腹背受敌,只能匆忙应战。
见鬼,今天的魔物怎么这么多!华尔一人对抗着两波魔物,显然有些捉襟见肘,伊斯玛只是个没什么战斗力的精灵,只能在远处焦急地看着战局。


“族长,那边好像有个法纳族少年在和魔物战斗!”远处一名**衣卫向着领头的男人汇报着。那男人身披浓墨一般的战袍,眼神如寒霜冰冻,身上带着鲜血里浸泡过的气质。当他那双锐利的眼睛望向敌人的时候,会使人双腿都不由颤抖起来。这就是法纳族的领袖,巨人伊米尔创造的龙——古恩。
华尔斩落几只恶魔仆从,获得了逃走的好机会,正好冲着古恩的方向跑来。
古恩正对上了华尔的脸。法纳族战士们发现古恩族长脸上出现了他们从未见到过的神情,那是一**惊愕与恍惚。
旧时光里的好友在现实中有了倒影,少年稚嫩的眉眼同年少时的裴休如出一辙,浅金色的眸子神采飞扬,正如同裴休在战场上挡在古恩身前,回头望向他时含笑的眼睛。
华尔的脚步飞快,与身后的魔物拉开了一小段距离,他一边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回头张望。
一个傀儡娃娃突然挡在了华尔身前,华尔被撞得一个踉跄,疼得龇牙咧嘴。只耽搁了一会儿,华尔就重新陷入了魔物的包围。
这下可糟了……华尔暗暗叫苦。
古恩看到少年身处险境,立刻抽出了刀,只一瞬就挡在了华尔背后,一刀将魔物挑落。不同寻常的魔物躁动背后很可能潜藏着更大的危险,古恩抓着华尔的领子离开了那危险的沙滩处。
被抓着领子的华尔有些发愣,他当然认识眼前这名男子,这是他一直崇拜的古恩大人。就这样狼狈地被古恩大人救了可不行啊……
“古恩大人,其实我自己一个人就对付得来!”
华尔的语气里带了三分羞愧,试图挽回在自己古恩心中的印象,可听在法纳族战士们的耳中却不是这么回事,这小家伙太不知好歹了。
“就当我多管闲事了。”古恩轻柔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一个人在落日浅滩?”古恩心中冒**荒诞的念头,忍不住开口询问。
“别叫我小家伙!我是华尔。我……只是来这边玩一玩,不可以吗?”
古恩没有生气,他继续问道:“你的父母呢?”
华尔皱着眉头抿嘴沉默。古恩意识到,这个孩子没有父母,他是孤儿营的一员。
“快回家吧,这边的魔物最近比以往更加躁动,你应付不来的。”古恩关切地说。
古恩肩负保护洛阳的重任,他很少去孤儿营看望孩子们,但也时时关心着孤儿营的状况,他听说过有个名为华尔的孩子分外突出。
听守卫们说,华尔是个小魔王,不止揍孤儿营的小伙伴,脾气上来了连惩罚他的战士也不放过。这孩子的身手和脾气跟当年的裴休简直如出一辙。
“这样啊……”华尔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古恩大人,你们一定是为了清理海岸沿线的魔物才来的吧,我可以加入你们吗?我很强的!”
“这里对你来说太危险了,不过,也许有一个更适合你的去处。”古恩把手轻轻搭在了华尔的肩上。
“你愿意加入影枫司,成为**衣卫吗?”古恩俯下了身体,半蹲到和华尔一样的高度。
“只需要在影枫司接受训练,完成考核后,都可以成为**衣卫。”
古恩蔚蓝的眼睛此刻褪去了寒霜,像大海一样深邃而温柔地注视着华尔,华尔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的真诚和关切。这是一种陌生的感觉,像是……他小时候偷偷幻想过的父亲的模样。
本以为无坚不摧的心好像裂开了一条缝,有一种陌生的情绪从心里不断上涌,直到鼻腔变得酸涩,华尔有些手足无措。
华尔吸了吸鼻子,后退了两步,与古恩拉开了距离,然后狡猾一笑:“就算您是古恩大人,我也不会听您说两句就随便跟随您!”他把距离自己最近的**衣卫用力推到古恩身上,然后扭头就跑。古恩用一只手稳稳接住了那名**衣卫,他看向了华尔离去的地方,眼睛里流露出一**笑意。他吩咐下属:“抓住他,但不要伤了他。小心魔物。”
等到**衣卫们跟上了华尔,古恩才转身,**脆利落地将周边的邪骸清理**净。


孤身一人的古恩其实比带着手下更适合深入腹地探查,普通的魔物根本无法发现他。
古恩无声无息地潜行到了魔族驻扎处。他的面色变得有些凝重,邪骸、傀儡、恶魔仆从、深渊骑士……这并不是常见的魔物,魔族似乎又酝酿着什么…
华尔可能有危险!古恩意识到这一点,果断折返。
而另一边,那小魔王华尔早已忘了刚才的危险。他才不管路上会不会遇到魔物呢,只要不是被围剿,以他的脚底功夫总能轻易逃脱!
追着华尔的**衣卫却束手束脚,一旦正面遭遇了魔物的大**,他们这支偏向于侦察的小队很难抵挡得住。
眼看着战士们要追到自己了,华尔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七绕八拐地一溜烟钻到了红枫林中。一进入红枫林,华尔如鱼得水,伊斯玛还会悄悄给**衣卫们使使绊子,他们的行动更加不便了。这几个可怜的法纳族战士不仅需要保持对华尔的追踪不失去目标,还要**惕恶劣的环境中潜藏的危险。
华尔仗着自己灵活的身手和尚未长成的个头在红枫林中肆意穿行,时不时停下来等一等,冲身后的追兵挑衅一番。这些**衣卫被他折腾得苦不堪言,一个个都累得气喘吁吁。
眼看远处的华尔即将跑出红枫林,那孩子改不掉顽皮的性格,回头冲追不上他的众人得意地做着鬼脸。
突然,华尔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深渊骑士,这可不是现在的华尔能对付的魔物,几个**衣卫简直毛骨悚然,离得太远,已经来不及去救华尔了!
“小心!“伊斯玛为这惊险的一幕尖叫着。
地狱烈马灼热的鼻息已经喷在华尔的脖子上,华尔小心翼翼地侧过头,余光里一滴粘稠发黑的血液滴在了他的肩膀上。
千钧一发之际,古恩赶了过来,他远远抛**水系魔法困住深渊骑士,一刀将这个已经堕落的灵魂送回了地狱。



处理完危机,古恩轻呼了一口气。他看向华尔,眼睛里氤氲着复杂的情绪。
古恩走到了华尔身边,揽着华尔向洛阳主城的方向行进。他的手看似随意,可当华尔每每试图挣脱,却发现古恩的钳制比之钢筋的爪扣不遑多让。华尔悄悄瞪了一眼古恩,却正巧和古恩对上了眼睛。
“不是为了禁锢你,这里太危险,我带你回家。”古恩笑了,少年虽然有几分狡黠,其实**净的像一块白布,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他不服气的表情太过明显,想不注意到都难。
华尔鼓了鼓腮帮子:“我是因为想逗一逗他们才绕路的!要是我想直接溜走,肯定不会被您抓到的……不过,谢谢您再一次救了我。”
“我相信,你的确很强。而且,也很聪明,很像我的一个老朋友。”
华尔他低下了头,耳朵尖微微发红。
等一行人终于到了安全区域,古恩才继续跟华尔说:“我这里有一把刀,是我好友的武器……我觉得,它很适合你,**?”
说着,古恩从虚空里抓出一柄黑色的刀。华尔打眼一看只觉得光华内敛,平平无奇,却不知为什么,这柄刀给华尔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被迷得挪不开眼。
“继续在孤儿营里会埋没你的天赋,你愿不愿意成为……我的儿子?”古恩看着华尔扬起来的小脸,他那好奇的眼睛紧紧盯着神刀,就像……裴休第一次见到这把刀的样子。
古恩原本只是想再度邀请华尔进入影枫司,话在嘴边,脱口而出的却是另一句。华尔只觉得此刻的古恩眼睛里有太多他看不懂的情绪,似乎饱含着怀念与后悔。
等到华尔回过神,把古恩的话在脑子里转过一个弯来,顿时慌张极了。
他虽然口头上说着不会屈服于古恩,但作为一个洛阳的法纳族孩子,从小耳濡目染听着古恩的故事长大,又怎么会对古恩不敬佩呢?
在诸神的混战中,夕阳被鲜血染得越发红艳,大地在日复一日的战争中震颤着,星辰在人们的哀鸣中陨落。
华尔知道有太多曾经和洛阳一样丰饶的土地早已不复存在了,是古恩族长和乌洛大人带领华纳族和毒牙族奋力抵抗,才使得洛阳没有在魔族的攻击下沦为人间炼狱。
古恩大人居然要成为自己的父亲了?这对任何一个法纳族的孤儿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事情。华尔此刻有些晕晕乎乎,他不太理解古恩为什么会这么问。隐隐约约中,他感觉自己的命运由此而不同。
“我愿意,你会一直做我父亲对不对?”华尔说着,声音颤抖了起来。
“不会抛弃我?”华尔的声音微弱的听不见。
古恩点点头回应道:“不会,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那几个之前被华尔折腾得够呛,而且听过华尔恶名的战士,看到他一副悲伤的神情,也都没了怨气。都是这永无止尽的战争,让洛阳的孩子们无法安稳地生活,过着没有父母的日子。
古恩犹豫片刻,伸出手去摸了摸华尔的头。仰着脑袋的小华尔收敛起了所有的棱角,他感受到头顶温柔的抚摸和仁慈的爱。
小华尔想起了什么,又抬起了头:“父亲,为我取个名字吧。华尔是孤儿营里做土豆泥的大婶随口取的。**一个父亲起的名字!”
“法海,怎么样?”古恩思索了一会。
“好!从今以后,我就是法海了!”
华尔眼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以后他就是父亲的法海了,再也不是那个无父无母,被人嘲笑的小霸王华尔了。
古恩看着小法海兴高采烈的样子,不由笑了起来。他牵起了法海的手,法海略微觉得有些别扭,轻轻挣扎了一下,压不下去的嘴角却诉说着心中的欣喜。

夕阳将一大一小二人的影子拖得很长,此刻谁也不知道,命运的转折由两人相遇而产生。

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